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43. 晋江首发,严禁转载 kiss后续+墓……
    第四十三章

    金发黑皮学生一改往日的理智。

    川岛江崎被亲的头往后仰,唇肉和艷红的口腔都被挤出湿哒哒的水了,慢慢的,他也被学生带动起情绪,揽着他的肩膀回吻过去,舌尖去勾他韧滑的舌底。

    两人倒在床上,滚作一团。

    系统要疯啦!

    “亲、亲亲亲”亲就算了!看这俩的激烈程度,总不会是想今天、就现在,在降谷零家里做吧?

    这就是成年人吗?

    系统哭了,香的眼泪从嘴角流出来。

    他把眼睛擦的雪亮,已经准备好最佳的观影角度,美滋滋的准备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然后。

    他的宝,他美强一点也不惨还很涩的宿主,一边被金发坏狼按在床上亲的嘴巴红通通,一边皱眉瞪过来。鸦黑的眼睫微微颤抖,眼里都开始泛起雾蒙蒙的水光了,气势竟然还很足。

    [滚回去。]

    系统没听见川岛江崎话,但他清楚的从川岛江崎眼神里读出这三个字,而且声音震耳欲聋,如雷贯耳!

    系统:“呜呜呜呜呜呜呜。”

    系统这下真的要落泪!

    他不想回去,可是又很怕川岛爽完搞死他。

    只好一步三回头委屈巴巴的缩进论坛里,并找出一大堆珍藏已久的同人图埋住自己,试图从中汲取一丝温暖。

    川岛的外套是之前被学生亲脱掉的。

    现在他只穿着一件简单宽松的白短袖,稍微撸起,大半个胸腹都能露出来。

    青年皮肤白的惊人,像一块儿上好的白瓷,或者毫无瑕疵的羊脂白玉。虽然进入警校任职后有点放松锻炼,不过薄薄的六块腹肌贴在皮肤下,还是相当明显。

    他腰线比一般男生更细一点,毕竟是男人的骨骼,远不到女生的纤细程度,但依旧很漂亮,是跟女孩子截然不同的漂亮。

    降谷零在面对老师的身体时,只有喜爱、珍惜和虔诚,绝对不会有任何看轻的想法,也不会拿老师跟任何人比较。

    虽然他也没有在意过女生或者其他男生的身体就是了。

    餐桌上美味的菜肴散发着刚出炉的热气。

    周围空无一人。

    屋子的主人本来打算去叫老师吃饭,结果自己也折在里面。

    昏暗的房间传来细细的水声,胸口酥麻,川岛江崎一只搭在脸上,呼吸短促颤抖。就在这时,后面的阳台好像传来几声猫叫,要是没记错,降谷零家在高层吧?

    川岛江崎推了推埋在他胸口的金发脑袋,微微蹙眉,注意力都在外面,轻声对学生,“你先等等,外面是不是有猫?”

    降谷零没听见。

    老师主动邀请实在太刺激了,他根本不是老师的对,理智不堪一击,轻而易举就被撩拨起来。

    以前根本不会有这么冲动的反应。

    川岛江崎烦了,抓着学生的金色头发将人拽起来,后者吃痛,灰蓝色的眼睛疑惑的看向老师,嘴角被某个含的湿润硬挺的东西划过,沾染上水光。

    “不舒服吗?”

    还有脸问。

    川岛江崎脸黑了,感情刚才的话他是一点都没听到。

    “舒服。”

    降谷零头发被拽,听着老师语气生硬的舒服,弯着眼好脾气的笑,“怎么了。”

    川岛一脚把压在他身上的学生踹到地上。

    降谷零双撑在背后,表情有点懵。

    年轻老师扯下挂在胸口的衣服下摆,往阳台走,很快抱进来一个带着项圈的猫,他修长的指一托着猫咪屁/股,一只抱着前爪腋下,给降谷零看。

    “阳台上跑进来一只猫,应该是周围邻居养的,估计很快就有人来敲门了。”

    降谷零岔着腿坐在地板上,给老师的敏锐鼓掌。

    鼓完掌后问,“我怎么办。”

    川岛江崎往下扫了一眼,嘴角勾起,“噗”的一声乐了。他抱着猫,分不出给金发黑皮学生,就哄骗的亲亲他的嘴唇,“去洗澡,下次再。”

    至于下次是哪次,那可就不一定了。

    到底,川岛还是觉得麻烦。

    不是被学生的长相迷惑,色/欲熏心(?甚至都不会做到这一步。

    降谷零:“”

    好吧。

    想到老师还没吃饭。好吧。

    什么事都没有老师的身体重要。

    降谷零去冲澡,川岛江崎在房里逗了会儿猫,很快门铃响起,去还猫的时候,降谷零正好冲完凉水澡,头发微湿,站在老师身后看他跟邻居聊天。

    嗯,倒也不是聊天吧。

    算搭讪?

    他灰蓝色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热情邻居。

    “为了表示感谢,我请你吃饭吧?”

    “不用,”川岛江崎不知道还个猫,这莫名其妙的男大学生怎么会有这么多屁话。

    黑发青年连应付都懒得应付,很想把门摔在他脸上。

    好在降谷零过来,男大学生看看他,又看看川岛江崎脖子上的吻痕,好像意识到什么,尴尬的抱着猫匆匆离开。

    时间快到下午一点钟。

    川岛江崎本来都忘记自己还饿肚子这回事,看见餐厅里丰盛的食物,空气里还有没散去的香气,饥饿感铺天盖地向他袭来。

    洗了把,川岛开始吃饭。

    他吃的很认真,灯光落在蓬松的黑色发丝上,充满光泽的头发反着光,好像布满了星星的银河。

    降谷零沉默而充满爱意的看他。

    觉得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幸福的时刻了。

    川岛吃的差不多,用勺子喝汤,忽然抬头问身边的黑皮学生。

    “我知道多余问,但我还是想问,托付给你的猫呢?”

    降谷零收回眼,落寞的。

    “抱歉。都已经去世了。”

    “三花猫是我亲送走的,后来我入职,接受任务,没有办法继续照顾另外两只猫,松田和萩原那段时间状态也不好,我怕他们看见猫就看见你”

    降谷零掠过这段痛苦的记忆,继续,“就没准备交给他们,另外找了两个很喜欢猫的女生,不过几年也相继去世了。”

    系统也在听。

    “哎,”非人生物叹气。

    “猫咪的寿命有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往好了想,起码它们最后过了一段有人照顾,有人喜欢,有昂贵美味的食物的日子,总比作为流浪猫死在某个垃圾桶边好太多了。”

    系统的川岛江崎也知道。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也犹豫过要不要问,不过真得到这个消息还是觉得难过。

    理智上明白这已经是七年后,物是人非。

    可情感上他昨天才上的列车,真没那么容易服自己不在意。

    比如学生们分别多年,死后重逢的情绪他也很难理解。

    “果然还是黑衣组织的错。”

    川岛江崎暗想。

    吃完饭他们去看猫的墓,为了防止遇到熟人,他们还简单做了伪装。

    川岛江崎穿上昨天的工装外套,宽大的兜帽戴好,又戴了个口罩,遮住大半张脸。

    降谷零是一身黑色休闲外套,胸口处露出一点打底短袖的颜色,戴了顶薄薄的毛线帽遮住显目的金发,最后麦色俊朗的脸被黑色墨镜遮住。

    两人来到墓园,川岛江崎看见自己的墓碑倒没什么想法,不过他发现上面一点灰尘都没有,底下还有已经有点蔫的菊花,有些诧异。

    “经常有人来看我?”

    降谷零蹲下来,掸走菊花掉落的花瓣。

    “嗯,我跟r经常会来,阵平他们应该也是,还有一些认识你的警视厅警察。”

    川岛江崎看着墓碑上自己的名字,没发表什么意见。

    实话,这感觉还挺新奇的。

    他摸了摸自己身边的猫墓,以前柔软毛茸茸的感,变成粗粝的石头了。

    明明上车前还是一副懒洋洋,不爱理人,但是会敏感的察觉他心情不好,纡尊降贵来蹭蹭安慰他的老猫猫。

    怎么转眼就冷冰冰的躺在地下了?

    川岛江崎待了几分钟,调整好心情,站起来对降谷零,“走吧。”

    这是他第一次来,也是最后一次来。

    川岛江崎走在前面,黑皮学生跟在身后,两人前后脚出去,对面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正好过来,跟他们是同一条路,只是方向相反。

    “”川岛江崎好像察觉到那人是谁,微愣后,低下头。向来挺直的脊背弓了一点弧度,外套宽大的帽檐几乎遮住视线。

    西装裤和皮鞋出现在眼底,接着跟他擦肩而过,像两条相交后又继续延伸的线一样,离得越来越远。

    川岛江崎以为对方没注意到。

    实际上,两人擦肩而过时,時田一朗深灰色的眼睛突然偏了偏,居高临下的注视着他的头顶。

    然后跟着他远去的步伐停下脚步。

    深邃眼瞳跟随青年的背影,直到完全被后面的男人遮住身形,又消失在拐角。

    “怎么可能”

    時田一朗收回目光。

    他来到已经来过无数次的川岛墓前,看见他和猫的墓都有崭新的,被清理过的痕迹。

    刚才那个青年熟悉的背影和身形,倏然出现在脑海中。

    時田一朗莫名有种强烈的焦躁感。

    好像直觉正在催促他追寻什么东西。

    并警告他——

    追不上一定会后悔!

    時田不知道是为什么,但被这股焦躁感催促着,他还是决定听从本心。

    男人沿着青年离开的方向一路狂奔。

    锻炼得当的厚实身躯破开风,直到路的尽头,時田一朗停下脚步,站在人流如潮的十字路口喘气,“哈。”

    此时。

    一辆白色马自达缓缓启动离开。

    川岛江崎透过后视镜,看時田一朗孤零零站在街头的身影越来越,越来越远,“怎么刚好遇见他。”

    時田对他太熟悉了,感觉伪装的再好都瞒不住。

    降谷零也看了眼后视镜。

    他应了声,收回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