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42. 晋江首发,严禁转载 kiss……
    第四十二章

    车开到家楼下。

    降谷零解开安全带,扭头见老师依旧睡得很香。

    大概真的累得很了,拥有一身冷白皮的青年头往降谷零的方向偏。

    他穿着宽大的工装外套,脸微微朝下,冷冽的眉眼紧闭,凌乱的黑发搭在耳畔,剩下的五官显得过于年轻。

    29岁的金发黑皮学生在这秒突然意识到,一直以来,被他看成是前辈和道标的老师,已经比自己了很多岁了。

    现在他才是更加年长、更加成熟的存在。

    “”

    车内寂静。

    呼吸声平稳而清浅。

    降谷零目光柔和,静静看了川岛江崎一会儿,才弯腰去解他身上的安全带。

    青年睡得很熟,降谷零轻轻脚把人抱到自己房间,放在铺的整整齐齐的床上。

    给他脱外套和鞋袜,再扯过薄被,拉上窗帘。

    卧室瞬间陷入昏暗。

    川岛江崎好像被折腾的有点醒,睁开一点眼睛追逐金发学生的身影。

    “嗯?”

    他声音里带着浓浓睡意,上眼睑的纹理都透露出疲倦,有点红,睁不开的感觉。

    降谷零蹲下来,略带歉意的轻声道:“吵醒你了,继续睡吧。我出去有点事,很快回来。”

    川岛江崎又阖上眼。

    耳朵听见了大脑也无法分析其中的含义,含糊的哼了两声,翻身睡得更沉了。

    降谷零拎着川岛的鞋离开房间。

    这会儿是上午十点左右,看老师的样子,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降谷零刚好可以去一趟废弃实验室,取些蓝色溶液,让风见拿到鉴识课化验其中成分。

    虽然私人医生认为那大概率是失去效用的营养液,但总要化验过才能安心,万一其中有跟aptx469有关的成分呢?

    最近也得在组织中多收集一些实验体的消信息,看老师的信息有没有记录在案——

    嗯,叛出组织的天才科研少女,刚好可以成为突破口。

    降谷零换了身常服,出门时,发消息给下属风见裕也,让他在提前在家和实验室中间的临湖广场边等。

    约莫四十分钟后,穿着黑色西装,寸头,带着黑框眼镜,眼型偏窄而长,眉毛有些杂乱的往上长的成年男性,站在广场上、靠近湖泊的亭子里。

    吹了十来分钟湖风,戴着鸭舌帽的金发男人走近,递过去一个纸袋。

    “这个拿去鉴识课检验,出检验结果发我一份。”

    “是,降谷先生!”

    风见裕也接过袋子,嘴巴动了动,不知道什么才好。都已经在降谷零下待好几年了,还是不知道怎么跟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上司正常交流。

    “那个,已经中午了,降谷先生吃过午餐了吗?”

    风见趁等待的十分钟上查了一下,附近有一家祖传的牛丼饭,看评价不错,于是邀请降谷一起用餐,“附近一家牛丼饭似乎很好吃”

    话一半,风见裕也倏然收声,自觉失言。

    因为他忽然想起,才进零组的那年帮降谷零订过一次午餐,对方似乎是不吃牛肉的。

    “对不起!我忘记您不吃牛肉了!”

    其实降谷零不是不吃,只是老师在爆炸中失踪后,他每每想起没能满足老师最后一个愿望,就后悔的无以复加。

    以至于看见牛肉就会想起,跟别提食用。

    这才让风见裕也产生误会。

    “别在意。”

    降谷零:“家里还有人饿着肚子,我得回去了。”

    他话时候,不知道想到什么,嘴角勾起竟然是带笑的!

    风见大惊。

    没听过降谷先生提起家人和朋友啊?既然是同居的关系,“难、难难道是女朋友?!”

    下属太过震惊,没控制住嘴竟然了出来。

    “不是。”

    微凉的湖风穿庭而过,将穿着单薄常服,露出麦色皮肤的混血青年头发吹起。他迎着风,眺望远方,神情平和很温柔的样子,仿佛过往遭受的痛苦可以被轻描淡写的一笔勾销。

    “他是男性。”

    原来是朋友。

    风见裕也一口气还没松,就听降谷零坦然的补充:“不过确实是喜欢的人,而且喜欢了很多年。”

    风见裕也:?!!!!

    没想到降谷先生竟然喜欢同性,还喜欢了很多年,等下,如果是情侣关系的话,直接“不是女朋友是男朋友”就行了吧?

    所以他们还不是情侣关系?!

    所以实力超强,帅气的要命的降谷先生,竟然单恋了对方很多年?!!

    “咳——”

    风见裕也震惊的张开嘴,然后吃了一嘴风。

    为了掩饰太过惊讶以至于失态的尴尬,风见裕也十分生疏的社交道,“哈哈哈哈,那位先生一定是个很优秀的人吧。”

    “嗯。”

    警校各课成绩第一零组公安降谷零理所当然的点头,“是个有很多可爱毛病的天才。好了,上司的感情话题到此为止,溶液检验结果出来立刻通知我,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降谷买了些食材回家做饭。

    他也通宵没睡,但一整个很精神,堪称容光焕发。

    回家看见玄关鞋柜上摆了老师的鞋子,夹在他的皮鞋中间,尺寸要一点,心情格外的好。

    金发青年一边系围裙,一边放轻脚步走到卧室门口。

    昏暗的房间里,薄被鼓起一个起伏的人形,老师的头发凌乱的铺在枕头上,半张脸陷下去,还在睡,于是放心去厨房准备午餐。

    川岛是被食物的香味叫醒的。

    摸看时间,刚好2点,睡了大概四个时,他饥肠辘辘,头晕晕沉沉,又像鸵鸟一样埋进被子里。

    降谷零买的是典型的独身公寓。

    只有一间卧室,外加一间连床都没有的书房,客厅不大不,厨房倒是挺大的,东西也很多,井井有条。

    川岛江崎睡的是金发学生一直在睡的床,就算常换床单被套,学生的气味也早就深沁进了织物纤维里。

    那是种干爽的阳光的味道,谈不上好不好闻,反正川岛江崎觉得被包裹住还挺舒服。

    会让人想起降谷零带着体温的拥抱,然后很有安全的放松身体。

    降谷零准备好午餐,摘下围裙去叫老师吃饭。

    私人医生了,老师有饮食不规律的毛病,胃早就出问题了,而且身上的暗伤也要好好调理。

    “咚咚咚。”

    降谷零敲了敲门,没得到回答,以为老师还在睡,他径直推开房门,看见正在卷被子的“蚕蛹”。

    看来是睡醒了,只是不想理他。

    “老师不饿吗?”

    川岛江崎当然饿啊。

    一天多没吃饭,又消耗了那么多体力和精力,就算是神也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他声音有点哑。

    隔着被子瓮声瓮气的,“饿。”

    “饿就起来吃饭吧^^”

    川岛江崎露出脸,因为睡得很舒服,身上带着一种慢悠悠的懒散,“组织那边没找你吗?”

    “组织内部成员都很自由,最近没任务下放给我,事情不是很多。”

    事少钱多,晋升渠道明显,梦想中的工作也不过如此。川岛江崎不知是随口还是真情实意的感叹,“真好。”

    青年话时,金发学生的视线一直盯着他的嘴唇。

    句实话。

    降谷零现在还在惦记老师嘴里的伤。

    他一直怀疑,老师是经过七年时间后突然变年轻,还是类似时空穿越,从过去的时间点来到现在。

    很离奇对吧?

    但据降谷零所知,组织为了达成某一目的,计划从科技和生物两个方面突破人体极限,甚至调查过全日本顶尖的计算软件工程师名单。

    他信或者不信,看完老师嘴里的伤口,就能排除一个方向。

    “老师,你还记得上车之前嘴里嗑出来的伤口吗?现在伤口愈合了吗?”

    昨天才破的伤,今天怎么可能痊愈。

    川岛江崎猜到降谷零的用意。

    他一直觉得降谷零不论是脸还是身体,都完美契合自己的审美取向,加上刚睡醒,又被阳光的味道熏的懒洋洋的。

    好歹也是正常男人。

    虽然被系统调侃是性冷淡。

    但川岛江崎只是懒得做,不是不行。

    况且在他看来,这种事也不是束缚,不是做过了关系就一定会发生改变。坏蛋怎么会负责呢?

    他笑。

    眼睫软密,微微上挑的眼尾因为刚睡醒的关系,带点绯红。

    “不知道,不然你看看?”

    金发学生工作心上脑,一心只想着确认猜测,没察觉到老师的态度变化。他单膝蹲下,单托着青年的下巴,俯身垂眼观察。

    然后川岛江崎略撑起上半身,忽然凑的很近。

    两人四目相对,川岛先阖眼,抬高下巴吻住金发黑皮学生的唇,用微湿的牙齿咬了下对方下唇,还舔了舔,三四秒后松开。

    轻描淡写的点评,“好像没什么味道。”

    本来觉得会是太阳的味道。

    不过也还好。

    川岛江崎站起来,右捶捶有点睡麻的左肩膀,准备绕过降谷零去吃饭。

    “饿死人了。”

    降谷零还保持着单膝跪的姿势一动不动,简直呆愣在床边。

    嘴唇带着老师舔过后湿润的香气,酥酥麻麻好像过了电。他心脏喧嚣,血管沸腾,神经突突的跳。

    就在川岛江崎要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降谷零瞬间站起来,拉住老师的。

    “?”

    川岛江崎还很疑惑,“吃饭了。”

    “等会儿再吃。”

    降谷零完,粗粝的掌按住老师后脖颈附近,低下头亲他。

    川岛江崎没有躲开的想法,因为不讨厌,所以可以容忍金发黑皮学生从他身上讨回来。

    湿红温软的唇肉都被压的陷下去,他自觉的张开嘴,任由学生的舌头闯进口腔,任由他激烈的掠夺,鼻息滚烫,动作粗暴,好像一头暴露本性的坏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