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41. 晋江首发,严禁转载 老师住我家!……
    第四十一章

    “我先出去了。”

    川岛江崎离开诊室,坐在走廊的椅子上闭目养神。

    诊室门口站着的老头老太太也不管他,站在一块儿聊天话,他们是附近的居民,听交谈的内容,这里的医生平时会免费接诊些病人,只看病不开药。

    因为诊所看起来不正规,所以大部分人生了病也不会往这边跑,时常来的都是些贪便宜的老人——

    反正又不收钱,不看白不看。

    川岛江崎靠了两分钟。

    被老人你一言我一语吵得头疼。

    他脾气本来就不好,又不能对两个老人做什么。

    兜帽下清冷的眼眸抬起,看见窗外有个店,就想着去看看七年后迭代成什么样了,顺便等降谷零处理伤口。

    早晨七八点。

    外面人不是很多。

    一个身高一米七八左右,身材比例很好,黑色工装外套敞开,露出里面白色短袖的青年走到街道对面。虽然帽子遮住了大半的脸,但从身材和气质,就能感觉这个人并不像普通人。

    店员笑意盈盈的迎上来。

    与此同时,私人诊所的医生也交代的差不多了。

    “心肺受过伤,肋骨和臂也有骨折过的痕迹,要好好保养年纪大了才不会浑身伤病还有,饮食非常不规律,之前是不是有过胃上的毛病?毛病不重视,总有一天会拖成大毛病。”

    两人听完训,降谷零没缝针,直接出来了。

    他们看长椅上没人,表情空白了一下,不仅眼睛失去高光,脸上的阴影都变重了。

    “老师?”

    松田开始在走廊上穿梭找人。

    老奶奶进去诊室,老爷爷还在外面等,降谷零比松田好一点,好歹还记得问人。

    “刚刚有个戴着帽子的人从里面出来,请问您看见他去哪了吗?”

    老爷爷:“那个伙子啊,在椅子上坐了会儿就出去了。”

    两人又离开诊所去外面找。

    正好是早上上班时间,才一会儿,路上的人已经变多了。穿着西服套装、拎着公文包的男人,或者踩着高跟鞋的职场丽人从他们身边穿行而过,却没有熟悉的身影。

    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降谷零和松田胸腔里跳动的心脏不断下沉。

    坠着整个胸腔都泛着酸。

    “该死!”

    降谷零本来就有点应激障碍的迹象,老师第二次消失简直是在他还没愈合的伤口上撒盐。

    不,不止。

    那种恐惧感和疼痛感,沿着老旧伤口,快要将他整个人撕裂开,每一次呼吸都像有刀片在身体里肆无忌惮的切割,带着摧毁一切的戾意。

    呼呼的冷风灌进空荡荡的心脏。

    现实中分明才过去几秒,他站在清晨生勃勃的东京街头,却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在慢速播放,双脚麻痹无法动弹,好像已经和地面长在一起。

    变成一棵苍白的树或者石头。

    “零,分头找!老师肯定走不远。”

    松田的话,让看似无碍的金发男人眼前重新出现颜色。

    “好!十五分钟后在这里集合!”

    他们分开方向沿着街道找了一圈,喘着粗气回到诊所门口。

    汗迹顺着鬓发滚落。

    两人一个坐在脏兮兮的台阶上,一个弯腰撑着膝盖喘气。

    川岛江崎正在用店里的试玩游戏,恰巧抬头,透过落地窗看见街道对面的两个发丝汗湿,露出痛苦表情的学生。

    都快奔的人了,穿着灰色和黑色的西装,竟然在路人面前露出这么狼狈的一面。

    大概是因为川岛江崎所站的位置正好被一颗茂密的树挡住,再加上落地窗玻璃反光,从降谷零和松田阵平的角度,完全看不见川岛的身影。

    “他们看起来很着急啊。”

    系统讷讷的。

    其实着急都轻了,根本就是隐隐的失控状态。

    系统虽然不是人,不过人的感情也在论坛上学了七七八八,老实讲,川岛江崎以那种方式死去,他的学生不可能完全不在意。

    但再浓烈的情感经过七年时间的冲刷,也该磨的差不多了吧?

    归根结底只教了几个月啊。

    而且川岛江崎的古怪脾气,有时候系统都受不了。

    真是喜怒无常,翻脸比翻书还快,关键这人道德感还很低,满怀恶意的整人对他来差不多就是开胃菜,无聊时的逗趣罢了。

    川岛江崎也有些愣住。

    燧石般的眼瞳倒映着曾经的学生。

    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死亡也会给别人带来这种程度的伤害。他本不想在警察学校留下过多痕迹,准备应付完就毫不犹豫的抽身离开。

    但是好像,事情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发展。

    他还是留下了痕迹。

    看见zer和阵平这幅样子,大概以后利用想他们,都要力不从心了。

    “好家伙,他们都这样了,你还想着利用!”

    系统气的自己给自己掐人中。

    幸好川岛江崎现在凉的彻彻底底,论坛上也没多少大子产出同人图了。不然系统快乐的吃粮前,还得先给自己洗脑,防止吃粮吃一半想起川岛对他们只有利用,想一次就得哽一次。

    川岛江崎把递给店内员工。

    “先生,需要给您拿个没拆封的吗?”

    员工看着他玩了接近二十分钟游戏,还以为川岛江崎一定会买。

    要搁以前,川岛江崎掏钱眼睛都不会眨。

    他的人生理念就是及时享乐嘛。

    不过现在不行了,现在他是个黑户,身无分文,困得要死,一会儿睡桥洞还是躺大街都是个问题。

    “不要。”

    川岛江崎是不会尴尬的,完转身出了店。

    离开遮挡物,金发男人像有所感应一般,蓦然抬头,灰蓝色带着隐痛的目光,直接穿过街道中来往的车辆和行人,撞进青年鸦黑色的眼底。

    对方双插在外套口袋,仿佛站在时光的另一端。

    工装外套的胸口和衣角出有几根蓝色的飘带,随着路上人车经过的风微微飘起,川岛抬头看过来时,眼里有种睨视的漫不经心。

    降谷零冲过去,特别失控的抓着青年的胳膊。

    在后者竖眉要生气之前,一把把他拉进自己怀里。

    “我好怕”

    “好怕这一切只是我的一场梦,梦醒了,你又不见了。”

    透过薄薄的布料,金发学生感受到老师身上的温度,他的脸贴着老师颈窝,能嗅到老师衣领里面丝丝缕缕的传出来的香味。

    除了跟他身上如出一辙的酒店沐浴露香气。

    还有一种老师身上特有的冷香。

    川岛江崎本来情绪就有点复杂,加上他真头疼,很想找个地方休息,总不能真睡大街上吧?

    松田和降谷零。

    卷毛笨蛋和家底丰厚、厨艺很好、很会处理家政的细心学霸。

    这还用选吗?

    他当然会借宿在后者家啊。

    被抱了个满怀的青年耐着性子,忍了又忍,隔了好几秒才抬环住金发黑皮学生劲瘦的腰,下巴抵在他肩膀上。

    “放心,这次我不会再消失了。”

    他顿了顿,又,“之前没能考虑到你们的心情,我决定暂时不联系上级,也不会以真实身份出现,你想查就查吧不过我会出现在罐子里应该跟黑衣组织没什么关系。”

    “嗯嗯!”系统清了清嗓子。

    当然跟黑衣组织没什么关系啦!因为是他关键时刻冲出来救场,不然七年前就能从湖泊里捞出一具尸体。

    嘿嘿

    让黑衣组织背锅,突然觉得有点儿爽是怎么回事?

    这番话对川岛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起码比有口无心的“谢谢、“我很抱歉”之类的话更有服力,降谷零松开,“那老师最近一段时间住在我家可以吗?”

    松田这时也通过人行道过来,额上汗湿的卷发都还没干,“去在我家也行,家里只有我一个。”

    川岛江崎觉得犹豫一秒都是对zer的不尊重!

    “我去零家住。”

    松田暗自叹气:“行。”

    早就知道老师偏心啦。

    因为川岛不会联系時田一朗,愿意暂时维持“死亡”的现状,加上现在没有真的很不方便,所以降谷零还是准备给老师买个。

    他只是怕老师被黑衣组织盯上,不是真的想剥夺他的自由,把曾经惊才绝艳的天才射囚禁在自己家。

    以前还在警校的时候,川岛老师好像就很喜欢玩游戏,还经常通宵睡过头,踩着点来上课。

    现在想想,恍若隔世。

    有人愿意送东西,川岛江崎当然不会拒绝。

    他住在降谷零家,肯定还得继续花黑皮学生的钱,毕竟吃喝用度购置衣服都是开销,他没有身份证,又不能继续上辈子的工作,当然得靠别人养。

    “欢迎光临。”

    店内员工见有人进来,迎过去才发现是不久前不要的青年。

    “刚刚那款给我新的。”

    金发黑皮男生好脾气的去前台结账了。

    员工了然。

    看来不是不要,是找人付钱了呀。

    -

    买好,时间不早了,松田必须得去上班,他还要写调职申请呢。

    临走前跟川岛打申请,也想抱抱老师。

    川岛江崎正在熟悉新,撩眼看了看卷毛学生,见他一副“唉就知道你偏心”“不同意也会把你原谅”的表情,嘴角抽搐,勉为其难抱了两秒就把人踹开。

    “快去上班。”

    “好嘞!”

    松田阵平高高兴兴去上班了。

    川岛坐降谷零的车回家,他本来想跟黑皮学生聊会儿死后的事。

    比如房子啊,还有托付给降谷零的猫都怎么样了,后者怎么会顶上他的任务,现在在什么部门任职,组织内的情况呢?

    明明一肚子问题要问。

    结果车上的味道很好闻,车载香薰散发出淡淡的柑香,自然又清爽,加上舒缓的音乐和平稳的速度。

    川岛江崎靠在椅背上,直接一秒昏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