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39. 晋江首发,严禁转载 永生?……
    第三十九章

    “老师?!”

    听到松田阵平的声音,降谷零默默把/枪重新插回背带式枪套中。

    川岛江崎的眼睛还不能适应强烈的光线,被电筒刺的微眯起眼,眼眶里逼出一点水汽。

    松田阵平似乎也察觉到这点,关掉灯无措的蹲在洞外,觉得自己来的是时候,又好像来的不是时候?

    那个跟老师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是什么情况?

    还有降谷零,别以为不回头,他就认不出来是谁。别七年,就算七十年没见面,那头标志性的头发他也不会忘记。

    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从松田阵平脑海掠过。

    密室里光线昏暗,虽然只是借着光匆匆扫了眼,松田阵平还是看见了,那个长得很像老师的男人身上只披了件有些宽大的浅灰色的西服外套,里面不仅没穿衣服,还浑身湿漉漉的。

    当然,降谷零身上也没干净多少。

    两个人像在密室里打过滚一样。

    总不会是

    替身什么的吧?

    松田阵平“唰”的一声站起来,略显急促的开口,“车里有毯子,我先去拿来,一会儿再细你、还有你,你们两个是什么情况。”

    五分钟后。

    三人排成一列离开实验室。

    走在前面的是打着电筒的卷毛警官,虽然看起来一脸纠结,却还是记得有人没鞋穿,时不时踢开地上有些尖锐的物品。

    一脸郁气的川岛江崎跟在松田阵平身后,因为有毯子蔽身,他把西装外套丢还给降谷零,赤脚穿对方的鞋。

    金发男人走在最后。

    灰蓝色眼瞳望着川岛江崎的背影,面容凝重,不知道在想什么。

    体内急剧分泌的多巴胺在新陈代谢的作用下减少,降谷零依然处于兴奋状态,如果这时候有人聆听他心跳的频率,就会发现,从闯入密室见川岛江崎的那一刻起,他的心跳就没下过一百二。

    但除了兴奋,降谷零的理智也开始回归。

    不管怎么看,老师都不像是经过了七年的样子。

    时间并未在青年身上留下任何痕迹,要不是太冒犯了,降谷零甚至想掰开老师的口腔,确认他上车前一天磕破的伤口还在不在。

    现在已经是半夜了。

    白天快把人烤焦的温度散去,微凉的夜风柔和的吹过,川岛江崎湿着头发,低头打了个喷嚏。

    降谷零,“先找一家酒店吧?老师得先洗澡换身衣服,之后去我认识的私人医生那里做个全身检查。”

    “可以。”

    川岛江崎表示没意见。

    他也想搞清楚,蓝色溶液对人体有什么危害。

    能凭自己心意活着,谁会想死呢?

    松田阵平看他俩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决定好接下来的动向,嘴角抽了抽,“‘老师’?你真敢喊啊。”

    然后弯腰凑近,仔细打量川岛江崎足以以假乱真的脸,发现对方眼睛微抬看过来,睫毛湿漉漉的,连阴郁的眼神都像的不可思议。

    但松田知道这人不可能是老师。

    好家伙,冻龄都不敢这么形容啊,又不是穿越了。

    “你也真敢应,这是什么,整容的吗?”

    着一插裤兜,另一只抬起去戳川岛江崎的脸,“zer,我知道你到现在还是接受不了老师死亡的事实,老实我也一样,但你不能这么对他。”

    “不是谁都有资格代替老师。”

    降谷零没想到松田竟然是这么理解的,张了张嘴:“他”

    话还没完,川岛江崎冷笑一声。

    偏过脸,狠狠咬了口站没站相的学生以下犯上的,在卷毛眼角含泪,捧着指头跳脚时开口,“最后一堂课学到东西了吗,蠢货?”

    松田阵平整个呆住了。

    川岛江崎蹙眉,“没看到录像吗?那需不需要提醒你,不可以缠着老师一整晚开灶?”

    松田阵平不可置信的看向好友:“?”

    金发好友点点头,回他一个肯定的眼神:确实是老师。

    替身什么的,也太离奇了。

    虽然眼下的情况也正常不到哪里去。

    松田阵平快要无法呼吸,恨不得立刻找时光回到十几分钟前!老天,他刚刚口不择言都在些什么屁话!

    就是这根指胆大包天抵着老师的脸吗?

    松田阵平看向自己牙印清晰的右食指,默默骂了一句,该。

    三人频道终于接上轨。

    降谷零的车也停在废弃实验室门口,两人开车买好东西,抵达附近的酒店。

    这种时间几乎没有客人会来,酒店大厅静悄悄的,水晶灯慢悠悠的旋转,音乐轻声且舒缓,前台工作人员坐在柜台后面,用支着头打盹。

    “咚咚。”

    她面前的桌子被叩响了。

    工作人员抬头,金发黑皮男人温和的问,“可以开间房吗?”

    工作人员惺忪睡眼从大晚上还特意戴墨镜耍帅的卷毛脸上扫过,定格在漫不经心侧头看向一边,只裹着毯子的青年身上。

    咽了口口水。

    跟金发男人确认:“一间?”

    “嗯。”降谷零好脾气的笑,“我老、我朋友落水了,想开间房洗个澡。”

    工作人员登记好,将房卡交给他。

    嘴里械般道:“您好,这是您的房卡,您的房间在六楼左拐第三间房,祝您入住愉快,如有问题可以致电前台。”

    心里却在想,刚刚他漏嘴了吧!

    老什么?

    老大,老板,老师?黑党还是ply?

    嗯总不会是老婆吧?

    -

    降谷零订的是豪华套房。

    暧昧的橘黄色灯光点亮,露出里面厚重的精装修风格,超大松软的床放置在正中间,旁边有茶几和沙发,对面的电视也很大,很适合情侣或者一家人旅游居住。

    “那我先去洗澡,洗完换你去。”

    降谷零点头,把路上顺便买的衣服递过去,严肃叮嘱,“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叫我。”

    川岛江崎觉得被他当成了易碎品。

    不过瞥过男生受伤的臂。

    “知道了。”

    没一会儿,浴室传出淅淅沥沥的水声。

    青年站在花洒下,任由热水从头顶浇到脊背,裹挟着残留的溶液滚入下水道。它们将会和其他废水一起流向污水处理厂,在数以万吨的废水里稀释净化,集中处理。

    系统这时才敢冒头。

    事情发展的太快了,他根本没会插上话。

    “还好他俩出现的够及时,但凡晚上一点点,看见的就是你的尸体了。”

    川岛江崎跟着系统的话想了一下。

    低低笑了。

    觉得那样也挺有意思。

    七年前死亡的老师,一直没能找到尸体,后来缘巧合之下在某个废弃实验室的实验罐中发现他完好无损的身体?

    啧,像什么人体实验现场。

    不过那两个笨蛋学生不定真的会往这方面上想,然后为了抓住不存在的凶追查一辈子?

    系统从川岛江崎的笑声中,大概猜出他在想什么。

    十分不会读空气的。

    “话又回来,现在他俩都比你大了,工作时间也比你长,那不就变成前辈了吗?”

    川岛江崎脸上的笑意消失。

    偏偏系统还没发现,搁那儿火上浇油,“对了,之前不是青山老贼给你画了一话个人向番外吗?我趁这段时间仔细看了一遍,还蛮感人的。”

    “原来降谷零是为了你,主动接受了卧底任务。”

    “老师未完成的任务,由学生继续完成,哎呀哎呀,突然觉得好浪漫啊。”

    川岛江崎的脸色已经不能由铁青来形容了。

    他鸦色的眼睫像扇子一般,挡住从头上淌下来的热水,面无表情的轻声问,“所以我的新单位,公费当卧底,还能拿双份工资好工作,被人抢走了是吗?”

    系统:“额”

    “你以前降谷零是打四份工的打工皇帝,其中有两份工作,本来我也可以享受到,是吗?”

    系统头大如斗:“这个,其实也不能这么算。你还是可以找会潜伏的嘛,有‘波本’这个老人帮忙,不定会更简单?再,混不进黑衣组织,还有别的犯罪集团呢,不考虑一下吗?”

    可其他犯罪集团,没欠他一颗子弹、一条命。

    川岛江崎快爱上这群人了。

    如果之前他是为了自己当老大,才想将组织里的干部一打尽,那么现在青年只是单纯的想要看它覆灭。

    “玩一回猫抓老鼠的游戏,好像也不错。”

    -

    川岛江崎在浴室洗澡,外面两人也没闲着。

    他俩你看我,我看你,几秒后忽然笑起来,默契的伸出拳头碰了下。

    “嘶。”

    降谷零扯到伤口,倒吸一口气,还在笑,“爆处班闲成这样?”

    “滚蛋,今天白天才出完任务。”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松田阵平看降谷零从塑料袋里拿出药和纱布,熟练的单包扎,“倒是你这么多年干什么去了?你和r一样,半点消息没有,要不是相信你们的能力,我们都快以为你俩秘密任务,死在什么地方了。”

    降谷零微顿,“r跟我在一起。”

    他没深入卧底的事情,扯开话题,“你半夜怎么会想到去那个实验室?”

    “跟白天拆的炸弹有关。”

    松田阵平知道降谷想收集信息,盘剥老师出现在那里的原因,以及他古怪的、年轻的身体状态。

    永葆青春?抑或是永生?

    没有调查清楚前,除了信任的人,老师最好暂时保持“死亡”状态。

    松田毫无保留的告诉降谷零,自己所了解到的信息。

    “我有预感,老师七年前经历的爆炸事件,以及今晚突然出现在那个废弃实验室里,都跟炸弹犯口中的——上面的人有关,无论如何,我都会继续追查到底。”

    松田阵平掏出根烟。

    没点,就放在嘴里叼着。

    他烟瘾不大,但思考事情的时候闻到烟味会更冷静一些。

    卷发男生对多年未见的好友认真道。

    “我决定申请调入搜查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