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38. 晋江首发,严禁转载 开罐罐……
    第三十八章

    “其随惩罚为[n年戏份消失卡],体验即刻生效”

    系统断断续续的声音还在耳边。

    青年赤身**的漂浮在淡蓝色液体中,纤长的眼睫轻轻闭着,唇色粉红,面容舒缓,鸦黑的头发像一团柔顺的水母,缓慢的从脸颊边蹭过。

    他四肢莹白修长,肌肉薄薄的贴在骨骼上,比例十分完美,仿佛中古雕刻家的名作。

    胸口一处丑陋的枪伤不仅没有能折损分毫,反而像维纳斯的断臂一般,更增添了一丝残缺美。

    突然,艺术品毫无生气的指动弹了一下。

    水纹涌动,川岛江崎意识渐渐回笼。

    他的记忆还停留在爆炸的瞬间,身体被爆轰波撞击,爆焰烧灼的疼痛残留在神经末梢,大脑开始处理各处传来的疼痛感信息,却又发现身体根本没有伤痕。

    “宝!随惩罚终于结束了!”

    浸泡在淡蓝色溶液中的青年倏然睁开双眼。

    还没来得及了解所处的环境,就被一口淡蓝色溶液呛得半死,好在他会游泳,很快调整姿势,浮在水面上。

    川岛江崎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大约一米宽,三米高的圆柱形玻璃实验皿里,上下都被黑色的金属装置牢牢密封,里面的淡蓝色溶液很深,只留下三十公分左右的空隙让他冒头。

    “?”

    川岛江崎撩起透明有一点粘稠性的液体。

    味道倒没什么味道,看起来也很干净,但放在实验皿里就让人有些介意。

    “这是什么?”

    系统也不知道啊!

    随惩罚突出的就是一个随性,这次惩罚是n年没戏份,所以连他都跟着川岛江崎一起被甩到了n年后。

    “大概是营养液?”系统挠挠头。

    “原来出现的地点也是随的啊,我还以为会出现在消失的地方,还在想那是个湖泊中心,不知道你会不会游泳,有没有力气游到岸边。”

    時田一朗虽然过会让搜救队准备好,但不能指望搜救队以年为单位,一直驻扎在那里准备救人吧。

    “我去论坛看一眼。”

    “嗯。”

    川岛江崎开始研究怎么出去。

    他不像系统,因为是非生命体,没什么危意识。

    别看罐子里风平浪静好像很安全,其实还不如出现在湖泊里。

    青年心算了一下,如果水面上的空气含氧量与外面一致的话,大概只够他呼吸十几分钟。十几分钟内找不到出去的办法,他就会因为大脑缺氧进入昏迷状态。

    嗯。

    最后应该会沉入水中淹死?

    也罢,跟被炸死比起来,好歹不算痛苦。

    系统去了好久,大概是看到很多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他不知道的东西,所以乐不思蜀了。

    川岛江崎叹口气,放弃打开上面的黑色金属部件。

    这东西不知道放了多少年,金属和金属之间几乎粘合在一起,别他只是个力气平平的普通人,就算是世界第一的大力士,身体悬浮在无法借力的水中,也绝不可能拆的动这东西。

    “宝,我打听到了!”

    系统从论坛里冲出来,像条兴奋的狗。

    “现在应该是七年后的时间段,当初青山oo那老贼给你画了一话个人番外集,一百六十多页,太肥了太肥了,全是你的高光场面。”

    “你知道吗?!那一话出来后,你的人气飚到了第四!”

    “第四啊!!就差那么一点!”

    系统咂舌,“可惜从那之后,就再也没你的戏份,连回忆杀都没有。随着时间流逝,又出现了好多新角色,读者早就把你忘光光了,我看了眼最新的投票结果,你竟然没上榜”

    没上榜是什么概念啊。

    当初正脸都没露,还能凭借绝美侧颜榜上有名呢qq

    系统很痛苦,好在他向来是会画大饼的,信誓旦旦的保证,“但现在你回归了,只要再次露面,肯定能勾起读者的回忆,重回巅峰不是梦想,我们的目标是超越巅峰!”

    川岛江崎:“”

    川岛江崎没接话的想法。

    系统有些讪讪,发现青年深吸一口气潜入水底搜寻一番,无果,又浮上来急促的喘息。

    他好像有些不舒服,嘴唇抿的很紧,湿红的唇色都变白了。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

    川岛江崎上动作依旧没停,查看完实验皿的玻璃罐后,捏紧拳头狠狠揍上去,一拳、两拳

    淡蓝色的不明溶液溅起水珠,挂在青年湿漉漉眼睫和头发上,又滚落下来。

    川岛江崎已经用全力了,但实话,实验室的培养罐都用的是非常扛压的防弹级玻璃,单凭身体力气根本打不破。

    “你在干嘛?”

    青年骨节分明非常漂亮的右,从莹白变成充血的红色,又绽开裂口,血丝从伤处溢散。

    他呼吸的速度越来越快,身体也开始发软,可见空气中的氧气已经不足以供应人体剧烈活动了。

    川岛江崎哑然道,“自救。”

    “简单来,我缺氧了”

    “!”

    系统真没想到这一茬。

    他忘记人类是需要呼吸的!

    川岛江崎意识好像断线了一瞬间,后来又被呛水的痛苦逼醒,他半阖眼,不抱希望的把贴在玻璃罐上。

    指节三短三长三短的敲。

    大概死亡前都会有走马灯?

    川岛江崎想起警校任职的第一天,跟zer一起出去吃饭,看见便利店招牌上亮的就是这个摩斯密码。

    “哒——哒——哒——”

    细微的敲击声在寂静的空间内缓缓散开。

    此时。

    得到aptx469消息的降谷零,正打着光线微弱的电在焚毁后的废弃实验室里穿行。

    他走动很轻,几乎听不到声音。

    空旷的甬道尽头,有一扇被烧的扭曲的黑乎乎的门,降谷零上前轻轻推开,碳化的门突然倒下,激起一阵灰尘。

    金发男人挥了挥空气。

    电灯环视一圈。

    这间大概是资料室,保存的相对比较完整,但里面的东西早已消失不见,烧了大半的陈列柜倾倒,几个试管、烧杯之类的玻璃器皿碎在一边。

    降谷零灰蓝色的眼眸定格在一个药瓶上,他走进去捡起来,借由电筒的光查看上面的标签。

    一片静谧中,降谷零听见了“哒哒哒”的声响。

    时停时现,忽略掉其中过长的停顿,合起来便是摩斯密码的求救信号。

    这里有人?

    降谷零下意识掏出/枪,他根据传来的声音,发现是在陈列柜的那堵墙后面。

    墙后应该有个密室,里面可能还有生还的人。

    不论对方是谁,组织成员或是误入其中的流浪汉,都是一个重大发现。

    敲击声变得很弱了。

    降谷零推开腐朽的陈列柜,敲了敲墙,发现正中间有个空心的区域,感觉墙体很薄,于是一脚踹上去。

    墙灰扑簌簌的往下掉,降谷零破开一个半人高的洞,双持枪弯腰进去。

    昏暗的密室无光无风,通风口应该很多年没打开过了,里面净是发霉沉闷的气味,吸进身体,感觉肺部都蒙了一层阴翳。

    但降谷零完全感觉不到身体的状况。

    他直起身,微抬起头,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眼前高高的、发出淡蓝色光芒的实验罐。

    实验罐的两端是黑色金属结构,底下承托部分的中间,有一个很微弱的光源,自下而上照亮接近三米高的罐体。

    在那些莹蓝色的透明溶液中间,赤身**的青年漂浮在其中,像一条漂亮无瑕的人鱼。

    青年的头微微仰起,纤细的脖颈线条脆弱而美丽,他似乎也察觉到来人,发丝浮动,半阖的眼睫撩起一点点。

    鸦色眼瞳斜视过来,却无法聚焦。

    “哒——”

    指动了动。

    他敲了最后一次罐体。

    降谷零仿佛被击中了灵魂,笔挺西装下的身体开始颤抖,举起枪对准青年。

    梦吗?

    原来又在做梦。

    日复一日的训练磨出厚厚老茧的,竟然抖得不像话,要两只握住才好些。

    金发男人灰蓝色双眼牢牢盯着老师年轻的脸。

    他像梦里千百次救下老师那样,坚定的扣下扳。“砰”的一声,实验罐裂开几条纹路,淡蓝色的溶液渗透出,但还没有碎。

    降谷零又接连开了几枪。

    伴随着一道清脆的碎裂声,罐子下方终于破了个洞。

    淡蓝色溶液争先恐后的从洞口涌出,撕裂了附近已经有裂缝的罐体,最后出现一个巨大的空洞。

    不着寸缕的青年跟着液体流出来。

    降谷零浑身湿了大半,脚并用爬过去,拨开老师脸上的湿发,见人没有反应,低头听他胸口的心跳。

    “老师、老师。”

    降谷零一边做心肺复苏,一边低头含住青年湿软冰凉的嘴唇,顶开对方唇齿往里面渡气。

    循环多次后,咳嗽像天籁之音,把他的灵魂从地狱拉回来。

    就算是梦也好。

    降谷零再也无法忍受老师在他眼前死去,时间并不能愈合伤口,反而将之变成无法触碰的烂肉。

    那是青涩时慕艾的清冷月亮。

    坠落后,势必会成为横贯未来人生的巨大伤疤,降谷零对此早有觉悟。

    “咳咳咳咳——”

    川岛江崎一边咳一边吐水。

    他大口大口的呼气,一点不客气的掠夺并不新鲜的空气,缓了好几秒,眼底的大片黑斑才开始散去。

    潮湿的外套披在身上,川岛江崎眯着眼,就着微弱的光辨别眼前的男人。

    轮廓好像有点熟悉。

    也许是临死前才想起某个金发黑皮警校生,川岛江崎不确定的喊。

    “zer?”

    “老师”

    很好,果然是他。

    “先离开,这些溶液还不确定成分,对了,你受伤了?”

    川岛江崎理了理衣服,发现衣袖处有破口,虽然是黑色布料看不清,但能摸出一点和溶液不同的,带着腥甜味的濡湿感。

    受伤了?

    降谷零这才感觉到臂上的疼痛,应该是爬向老师时,被溶液裹挟流动的玻璃碎片割伤的。

    能感觉到疼痛,所以这不是梦?

    眼前的人是活生生的老师?!

    降谷零已经无力思考老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上去和七年前一模一样,他正在被巨大的狂喜填充身体,接着是源源不断涌出来的难受和自责。

    川岛江崎被金发男人情绪复杂的眼睛盯的不太舒服,皱眉睨过去:“?”

    降谷零一把抱住他,深深呼吸,努力克制情绪,语气中带着沙哑和哽咽,“所以这不是梦你真的还活着”

    “我死了,你刚才在跟尸体亲。”

    降谷零力气大到几乎把他碾进身体,红着眼圈改正:“是人工呼吸。”

    “好好。”

    川岛江崎安慰性的拍拍学生的背,他对时间流逝感触不深,一时忘记现在是七年后,只觉得这家伙肩背是不是变宽了点?

    啧,体型好像也更大了,明明是后辈,抱住他竟然意外合适?

    川岛江崎刚想让降谷零抱够了就快滚,溶液涌出的墙洞处突然出现一道人影。

    那人蹲下来,卷毛识别度很高,电的光往里面乱晃,看到某张脸也惊了。

    “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