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34. 晋江首发,严禁转载 救人!……
    第三十四章

    “”

    川岛江崎沉默。

    列车轧过生锈的铁道,有些摇晃,发出咣当咣当的声响。

    系统还以为川岛江崎没想起来,继续,“就是那天呀,時田把你拎去警察厅,然后忘记送你回来,一个好心出租车大叔打着伞”

    着着,系统的声音变了。

    很显然,他意识到一件事——如果不是川岛江崎的好心赠予,也许这家人还没有攒够游玩的经费,但凡他们推迟一天,都不会遇上生命危险。

    “是我的错吗?”

    青年将口罩拉下来,露出闷在黑色无纺布后面的脸。

    大约是一直戴着口罩活动的缘故,布料内侧吸收了呼吸时带出的水汽,有点潮湿,还有馥郁的,他身上独有的冷香。

    冷白色的皮肤带有某种通透感,衬的闷红的薄唇更惹眼了。

    川岛江崎深吸了一口空气,仰着头。

    自言自语又像在轻声问,“是我的错吧?烦死了,这下就没办法了。害孩子受伤甚至死亡,就算是我也做不到啊。”

    他突然笑了,神情松快起来。

    抬起脚往前走,“没想到还有坏蛋救人的戏码,这个世界也太不正常了吧。”

    系统只知道他有办法,但不知道他办法是什么,抓抓脑壳,“毕竟是被人称为死神学生的漫画嘛,事件多一点也不奇怪啦。你就当为了奖金好了,到时候让時田一朗给你申请个大大的奖金。”

    川岛江崎嘴角的笑意渐渐散去,黑白分明的眼睛眼尾上挑,外露的情绪再次收敛起来。

    系统正在测算速度,没发现川岛江崎并没有回答他刚刚的话。

    这时,距离发现第一枚炸弹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

    上几乎炸了锅。

    乘客们打电话的打电话,发帖子的发帖子,写遗书的写遗书。

    甚至还有部分年轻人吓得腿肚子都在抖,还要在上直播,以此博取流量和热度。

    川岛江崎来到4号车厢。

    拆完炸弹后,他又一次将炸药管和引线收到放进胸包里。

    本来只放了点零碎的包鼓鼓囊囊,为了不妨碍行动,川岛江崎将之移到背后,然后摘下每节车厢只有一个的破窗锤。

    红色的锤落在他里,青年用带有薄茧的颠了颠。

    “还有十分钟。”

    系统:“什么?”

    川岛江崎懒得解释两遍,摸出打电话给時田一朗。

    对方轿车开出飞的架势,川岛江崎听见那边全是呼呼的风声。

    時田一朗正焦头烂额。

    他根本来不及赶到,列车进去城区的时间一共只有几十分钟,时间紧急,上面也想不到好主意,只能被动的先驱散人群。

    因为炸弹爆炸的时间未知,整条铁路一直延伸到大阪站,只要是住在铁路附近的住户全都在强制撤离。

    “喂。”

    川岛靠在两节车厢中间的门上,“我有个办法。”

    時田差点开过头,一脚刹车来了个漂亮的漂移,接着往前开,“什么办法。”

    “工具太少了,我边只有两枚刚拆卸下来的炸弹。目前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先炸开后车与前车的连接处,让前车与后车分离,然后引爆前车,让爆炸的爆轰波吞噬水箱底下的炸弹。”

    一开始他还担心一枚炸弹分两次引爆,威力可能不够。

    这不是巧了吗?

    神秘组织好像知道他缺少火药,又送了一枚补充。

    時田一朗的声音有些失真。

    “谁引爆?”

    “我。”

    時田一朗怒吼,带着刺耳狠厉的磋磨声,“你给我闭嘴!”

    川岛:“是你让我动脑子。”

    “我他妈是让你动脑子活下来!引爆之后呢?你打算怎么办?跟车头一起炸成烟花吗?”

    嘶——

    这话怎么有点耳熟,系统想到川岛江崎威胁黄毛混混时也是这么的,心道不愧是上下级,骂人都骂到一块去了。

    川岛后脑靠在玻璃上,很平静的,“那你来帮我啊。”

    “我也不想死,可是车上只有我能做到,所以有谁能来帮我吗。”

    時田一朗一脚刹车停在路上,猛地砸向方向盘,发出巨大的喇叭声,好在这是条偏僻的路,路上根本没几辆车。他双覆盖在脸上狠狠搓了搓,有湿润的液体划入指缝,但放下的时候却没有一点痕迹。

    “你哭了?”

    時田一朗否认,“没有。”

    川岛江崎根本不信,他刚刚明明听到吸鼻子的声音了。

    “啧啧,三十岁的人了,能不能坚强点。”

    大约是想让時田的心情放松点,也为了给自己听,川岛江崎继续开口,“十分钟后,列车会经过一个湖泊,那时我会炸开中部车厢,再把炸弹安置在第一节车厢外面,有车体阻挡,能给我接近两秒的逃生时间。”

    “如果运气好,我能成功跳进湖里,捡回一条命。”

    時田一朗重新上路,两人都没提运气不好的事,“我让救援队准备好。”

    “嗯。”

    波光粼粼的湖泊已经出现在视线里了。

    川岛江崎透过车窗,看着那片散碎金光,突然道,“礼物,有准备。”

    “生日快到了吧?”

    不等時田一朗话,川岛江崎挂断电话。

    -

    直升飞在福知列车上空。

    湖泊两端停着很多辆警车,还有一些看见乘客发在上的消息,于是过来采集第一新闻的记者。黄色警戒线艰难的将他们拦在外面,络上洋洋洒洒全都是关于这次事件的直播报道。

    全日本都在关注这场关乎到数百人生命安全的灾难。

    祈祷奇迹发生,咒骂无能的警察,又或者家人朋友爱人在车上,恨不得立刻飞到现场。

    现在的警校五人组跟上的民众一样,只能被动的关注消息,因为年纪,能力不够,甚至还没有车,所以什么都做不到。

    降谷零坐在电脑前,抓着金发,头深深的低下去。

    年轻的躯体透过紧绷的后背衣料凸显出来,肌肉不算特别明显,但背肌的轮廓很漂亮,一看就是通过长时间的体能锻炼出来的。

    他刚刚差点失去理智,想要冲出去,被几个好友拦下了。

    降谷零觉得他们的对,自己出去了又有什么用,还有可能错过最新情况。

    几人围坐着讨论,个个都有点心浮气躁。

    “听警方已经想到办法了。”

    “但是没有公布啊。我实在想不出来这种死局要怎么破解,敲碎玻璃用直升救人可以吗?”

    “阵平,不要一些离谱的主意,那些是普通人,甚至还有孩子,你让他们借助绳索逃生太强人所难了,更可况有四百多位乘客,时间上也来不及。”

    “所以到底是什么办法啊,又不公布!”

    诸伏景光看见黑皮警校生一言不发,开口道,“我们现在应该相信警方,也相信老师。”

    “”

    最后撤离的、穿着车长制服的年轻男人从前车过来,看见川岛江崎砸坏两节车厢中间的地板,面无表情的将炸弹安置在底下足有成年人大腿粗的车钩上。

    “那个现在列车现在是无人驾驶状态,直线轨道暂时没问题,弯道可能会有脱轨的风险”

    川岛江崎眼都没抬:“不会等到弯道。”

    “哦、哦。”

    车长抓抓头发,也按照警方的,去后面车厢避难了。

    他最后看了眼青年,发现对方调试了一会儿位置,然后往他来的方向走去。

    那边

    不是会爆炸吗?

    川岛江崎破开车窗,将第二枚炸弹安置在车体外,风透过破损的车窗呼呼的往里面飞。一切准备就绪,他果决的引爆了第一枚炸弹,巨响和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响起,车厢一阵剧烈摇晃,青年差点站不稳。

    他探头从破损的窗口看出去,后半截车体断开,断裂的车厢滑动了一段距离,脱轨撞在铁道防护栏上,看上去没有大碍。

    车头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还在前进。

    川岛江崎抬眼就看见湖泊中心。

    “很好,现在轮到我们了。”

    系统表示害怕,“现在吗?!等等,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话音刚落。

    爆轰波裹挟着灼热烈焰冲进车厢,川岛江崎在引爆的下一秒,已经纵身往另一面的窗外跳,他借由爆炸的力道高高跃起,准备越过铁路防护栏直接落进湖泊。

    然而爆炸的速度太快了。

    爆轰波引燃水箱底下的火药,车厢发出扭曲融化的哀鸣,整个葬身在火海中,连刚冲出车外的黑色身影也被腾升的火焰和冲击力吞噬。

    烫。

    痛。

    皮肤好像被烤熟了,骨头在强压下断裂。

    川岛江崎意识快陷入黑暗的时候,听见系统嗷嗷哭着:“由于角色川岛江崎,在第6次论坛人气投票比赛中获得名,共计32票,没有完成人气值前三的任务,其随惩罚为——”

    “[n年戏份消失卡],体验次数一次,即刻生效!”

    川岛江崎连句话都没来得及,在系统忽远忽近的“宝,戏份没了,但命保住了”“呜呜呜呜我到底该哭还是该笑啊,戏份消失多久啊,不会几十年吧”之类哭嚎声中,彻底断线。

    官媒正在半空中盘旋的直升上直播。

    接连两次爆炸的场面,尽数记载进镜头,呈现在每一个关注这次福知铁路事件的观众面前。

    第二次爆炸的威力出乎所有人意料。

    膨胀的火焰云一波比一波高,一波比一波大,几乎是瞬间,还算完整的车头和一二节车厢,就变成了黑乎乎还在燃烧的大铁块。

    被冲击力送半空的焦黑色物体,带着还没熄灭的火焰,落入湖泊中,砸出一个个水花。

    场面静止了半分钟,人群才爆发出嘶吼——

    “救人!!”

    “快!救援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