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33. 晋江首发,严禁转载 还是自己的生命更……
    第三十三章

    “哈哈,您真会开玩笑。”

    一般来,就算是刚毕业的警察,老师差不多也得是三四十岁的前辈吧?

    眼前这个口罩男,充其量才二十岁,大概是大学还没毕业,或者大学刚毕业的年纪。自己会拆弹,还厉害到能教导警察,是不是吹牛吹的太过分了?

    唔,看来完全就是个过度自负的年轻人。

    是那种仗着自己有点才能,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根本没经历过社会毒打的类型。

    乘务长一句话都没信。

    要不是“车上有炸弹”这个消息深深炙烤着她的心脏,只怕会把口罩男当熊孩子,哄到座位上乖乖坐好。

    川岛江崎转过身,脸上的笑意瞬间门消失。他顶着张有些郁丧的脸,径直往餐车的方向走。

    福知线的详细地图早已刻在脑子里。

    根据目前的速度来看,至多四十分钟,列车就要进入奈良城区。

    川岛江崎并不担心自己拆弹的技术,他只是疑惑,神秘组织为什么要搞这一出?这么大笔,不会单纯是为了看他有没有能力拆弹吧?

    还是他们发现“甘泉一”的身份是捏造的,所以打算直接处理掉他?

    川岛江崎已经走到了餐车附近。

    乘务长跟在他身后。

    “先生,请不要乱动,危险物品必须交给专业人士处理。”

    川岛江崎充耳未闻。

    他在餐车最底下一层,找到藏有炸弹的薯片袋子,藏得还挺严实,不过位置很有深意,仿佛故意让他们在这个时间门段发现。

    毕竟中午时分,乘务员一定会整理餐车。

    就算炸弹藏的再严实,只要在餐车上,百分百会被乘务员发现。

    跨过犯罪集团的组织成员,应该不至于犯这种常识性错误吧?

    今天列车供应的套餐是咖喱饭和鸡肉饭,川岛江崎在冷链盒饭加热的香气中蹲下身,打开电筒查看,爆/炸/物是由四根竹筒粗的炸药管组成,上面绑着一个。

    “是触发式炸弹,把电话上的震动马达拆下来,正负两根电线接到雷/管上。当电话响起,电线就会通电,引爆雷/管。”

    “这东西不仅能拆,而且很好拆。”

    川岛江崎不禁疑惑,神秘组织费尽心思,就用这种东西来考验他?

    乘务长站在口罩男身边,紧张和害怕的情绪消弭了不少。

    大概是他看起来确实有点专业性。

    而且起专有名词来头头是道,让乘务长情不自禁的想,难道是她误会这个人了?对方确实学习过炸弹火药方面的知识?

    虽然发言太膨胀了点,但只要有能力,不是口头上大话的花拳绣腿,给人的印象就会好很多。

    “先生,还是等警方那边有结果了,您再动”

    话还没完,副车长带着乘务员匆匆赶来,他和警方的电话还没有挂断,看见坐在里侧正在拆弹的川岛江崎,冷汗都飚了出来,“喂!你们在做什么?!”

    “都河副车长,怎么了?”电话对面的人问。

    “警官先生,一个乘客正在尝试尝试拆弹!”

    电话里爆发出一声历喝:“胡闹!这种事怎么能交给乘客?你们快阻止他,不要乱动炸弹了!”

    “可是,”副车长看着青年,面容呆滞。

    “可是他已经拆完了,还从炸弹上拆下一部”

    炸弹上的是支功能简单,只能打电话发消息的按键老年。

    川岛江崎打开,发现有一条很早就编辑好的信息。

    上面写着:“提前欢迎你,新成员。”

    “你大概很疑惑,为什么我要大费周章的在列车上安置炸弹,还是这么简单的炸弹,这简直是对你能力的侮辱。”

    “非常抱歉,但我们的本意并非如此。”

    “为了防止更多老鼠混进组织,我们必须对你进行考核。刚好,这辆列车的商务座上有妨碍到我们行动的人存在,为了除掉他,也为了考验你,组织在这辆列车的车头水箱下安置了炸弹,只要速度降低就会爆炸。”

    “我们的天才新成员,你无需担心。炸弹的威力有限,我们的目标也不是你的性命,只要乖乖待在后面几节车厢,就能安然无恙——”

    “不过,身为反社会人格的你,应该不会为了救人而危害到自己的生命安全吧?(笑)”

    “今晚之前,抵达大阪府站,你就是我们的成员之一了。”

    “天才,祝你好运。”

    信息到这里为止。

    川岛江崎将拆掉引线的炸药管揣进胸包,神秘组织联系他的也没收,抢过副车长里的电话,对里面的人道。

    “列车不能减速,犯人在水箱安置了特殊炸弹,只要减速就会爆炸。”

    “你是谁,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都河副车长呢?”爆处组组长话还没问完,就被人拎走,他怒火中天的咆哮声透过电话听得一清二楚。

    “还给我!時田一朗!事关福知列车四百人的生命安全,你一个公安你懂怎么拆弹吗?!”

    川岛江崎捕捉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根据指示,这案子现交由我公安一课负责,爆处班执行辅助工作。”

    下一秒,男人贴近话筒,沉稳又冷静的呼吸透过电子设备传入川岛耳朵。

    “兔崽子,是你吧?”

    川岛回答:“嗯。”

    没有时间门寒暄,四百多人的性命像巨大的石头压在他们肩上。

    時田一朗想不到两人再次对话,竟然会是这样的场面,但他毕竟是工作了将近十年的老警察,即便知道川岛江崎也在那辆列车上,也依然冷静的不像话。

    “秘密任务取消,立刻汇报你知道的所有信息。”

    “是。”

    川岛江崎将他所知的一切告诉对方。

    時田一朗夹着,一边穿外套配好枪和子弹,并示意下属去查所谓的“商务座上会妨碍组织行动的人”。上车人员的名单時田一朗之前就看过,并没有政治名流,非要的话,倒是有几个商人,还有两个偶像。

    难道犯罪组织指的是某个富商?

    他往停车场的位置走,继续对川岛,“先让乘客集中到后面几节车厢。”

    川岛江崎:“如果水箱下的炸弹在列车进入奈良城区时爆炸怎么办?”

    “那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上面的人正在想对策,奈良那边也已经在疏散人群,附近警力全部往那边调集。子,动动你的脑子,好好给我活下来!”

    “我知道,用不着你提醒。”

    “你要是知道嘟嘟嘟——”

    电话中断。

    川岛江崎看了眼,竟然是没电了。

    他把甩到副车长怀里,“去充电,保持和警方的联系,顺便找借口让乘客集中到后面几节车厢。”

    副车长有点不好意思。

    他一来就对川岛江崎大吼大叫的,结果人家身份好像不一般,“那你呢?”

    川岛江崎抬眸看他,冰棱棱的目光仿佛能看进人心底。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新口罩,边把后面散碎的半长狼尾随便绑起来,边,“我去前面看看。”

    此时,不论是警方,还是列车工作人员,亦或是川岛江崎,都不希望福知列车上乘客知道车上有炸弹,因为这会造成人员恐慌,严重影响到他们的行动。

    但组织的恐怖之处就在于此。

    他们故意让列车上的人混乱,除了拆弹后拿到的“甘泉一”,没人知道列车上哪里是安全的,那里是危险的。

    他们看戏一般,享受着无辜之人因为他们的行动,如惊恐的鼠般乱窜的戏码。

    “炸弹!”

    “四号车的行李架上突然掉下来一个炸弹!”

    “救命啊!我不想死在这里!”

    “停车,能不能停车!我想下车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恐惧会传递,会发酵,会像瘟疫一样变得越来越强。

    在死神镰刀的阴影之下,想让所有人保持冷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好在乘务长处理的很及时。

    “请大家不要推挤,坐在-车的旅客请依次到-2节车厢来,大人照看好自己的孩子,不要发生踩踏事件。这是某个展览用的炸弹,威力不强,不会发生严重后果,已经有专业人员去处理了。”

    “重复一次,坐在-车的旅客”

    大家争抢着往后车跑,穿着长袖黑t和工装裤的青年仿佛怪胎,竟然逆着人群前进。

    正这时,一个二十五六岁,混混打扮的黄毛觉得川岛江崎堵住了路,于是龇着大嘴,一拳冲向川岛江崎的脸,“废物!给我滚开啊!”

    真是什么时候都不缺这样的人渣。

    川岛江崎微微侧脸,碗大的拳头从他耳侧掠过,带起的风将青年耳畔的碎发吹起。

    “啊。现在可没时间门跟人渣纠缠。”

    口罩男撩起一双阴郁的眼睛,大约是真的很烦,眼底的黑色都变深了,抓住混混的胳膊,“想把你绑在车头,让你和炸弹一起变成漂亮的烟花,可以吗?”

    他在很真诚的询问。

    黄毛混混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被身板口罩男吓倒,音不成调的“啊啊”叫着,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往后跑。

    系统实在憋不住,冒了头。

    “一车人挤在四个车厢还是太勉强。你要管吗?已经过去十分钟了,还有半个时左右,列车就会进入城区,那时爆炸造成的危害太大了。”

    “就算只是脱轨也够这些人喝一壶的,起码死伤不可避免。”

    系统继续道,“我,你其实有想到什么办法吧?”

    他还记得,川岛看完黑衣组织留下的信息后,把炸药和一起放进了胸包。

    “没有。”

    “我没有办法。”

    川岛江崎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漂亮的鸦色眼睛,正流露出些许犹豫之色。

    “都了不能当警察,假扮警察的时间门长了,连我都快变成为了别人的安全,不顾一切的笨蛋了。”

    但是,果然。

    还是自己的生命更重要吧?

    他已经死过一次了,第二次生命,还什么都没有做到,还什么都没能得到,就要以这样可笑的方式结束吗?

    不。也不一定会死。

    运气好的话——

    川岛站在空无一人的车厢中,浓密长翘的睫羽底下,死气沉沉眼瞳偏了偏。

    透过玻璃窗。

    他看见了辽阔的田野和蔚蓝的天空。

    福知线完美的呈现在大脑里,川岛知道,在进入城区之前,列车会先经过一片很大的湖泊。

    “哥哥?”

    男孩的声音打断川岛江崎的思绪。

    低头看去,一个嘴角被什么东西划破的男孩正从座位里爬出来,后者很坚强,看起来很有主意的样子,抓住川岛江崎的衣服问,“哥哥,你看见我妈妈了吗?”

    “她穿着白色的裙子,头发这么长。刚刚我们被人群挤散了,妈妈找不到我一定会很担心。”

    川岛江崎指着后面,“应该跟着人群去那边了。”

    “好的,谢谢哥哥。”

    男孩将书包背带拉好,从川岛江崎身侧穿过。

    青年低垂的眉眼刚好扫过他背后的青蛙书包,上面贴着一张贴纸,写着三个歪歪扭扭的铅笔字。

    “早博。”

    有点熟悉。

    系统惊呼:“他是那个出租车司的儿子!你多给了车费,祝福他们能早点实现大阪天守阁之旅的那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