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31. 晋江首发,严禁转载 老师,舌头别动……
    第十一章

    浅黄色的糖球落在工编织的灰色羊毛地毯上,丝丝血迹很显眼。

    降谷零来不及回想什么味道、触感,还是老师向来清冷的脸上生动的表情,道歉的动作一下僵住。他爬起来,单膝跪在地毯上,想看川岛江崎嘴里的伤。

    “咬到哪里了?”

    川岛江崎嘴里一股腥甜味,还有柠檬糖球的甜酸,眉头蹙着,心情看起来很糟糕。

    “我哪知道。”

    “那。那我看看吧?”

    也行。

    青年就张嘴让他看。

    殷红温软的口腔湿漉漉的,洁白的牙齿特别整齐,舌尖有点不安分,幅度的动来动去,散发着清淡的柠檬香。

    黑皮警校生咽喉滚动了一下。

    被眼睫遮住的灰蓝眼眸暗了很多,声音干涩的提醒道。

    “老师,舌头别动,看不清了。”

    川岛江崎觉得麻烦,早知道还不如去浴室自己看,不过事已至此,又张着嘴没法话,只好发出尾音长长的“嗯”的气音。

    降谷零把老师的口腔仔细扫视过一遍,才看见右边腮帮子上有嗑出来的伤口。

    不大,但是还在冒血。

    “我去倒冰水。”

    “哦。”川岛江崎无可无不可。

    很快,降谷零端了一杯飘着冰块的纯净水过来。

    川岛江崎伸接过,含着冰水止血,盘腿看降谷零蹲在沙发前,捡起地毯上的糖丢进垃圾桶,再用湿布擦掉黏糊糊的糖浆。

    昂贵的工羊毛地毯,拿来吐糖也一点都不心疼。

    但一想到这是没有存钱观念的老师干的事,警校生又觉得合理起来。

    赚钱就是要花的啊?

    不花钱怎么拉动经济增长。

    降谷零心,自己以后会努力赚钱的,不会阻拦老师为国家gdp增长做贡献。

    还在论坛快乐冲浪的系统如果知道降谷零的想法,大概会一脸懵逼的表示:你(?

    所以这就是你打四份工的初衷吗?

    师控不要太荒谬!

    双合十jpg

    川岛江崎含了一会儿冰水,觉得差不多了,跑去浴室吐掉。

    这么折腾一通后,他也忘记找差点把他压死的“罪魁祸首”算账。降谷零还想检查有没有继续流血来着,被年轻老师以“伤而已有什么好看的,快点去做饭,猫都饿了,我也饿了”为由,赶回厨房。

    接着,就被告知今天晚上会吃的比较清淡。

    “啊?来之前不是好要吃牛肉锅?”两人最近联系的相当频繁。

    “我都答应了会吃米饭,zer,警告你,你不要不知好歹。刚刚撞到我的头,又害我磕到嘴,我都还没找你算账。”

    生气的老师把比他高一些的黑皮警校生堵在水池边,“校规里有规定不可以冒犯老师吧?”

    后者没办法去拿围裙,举着双,一脸无奈。

    “但是嘴里的伤口要稍微注意饮食,变成创伤性溃疡就不好了,会疼很多天。”

    川岛江崎搞不懂这两者有什么必然联系。

    疼就让它疼啊。

    “所以呢?”

    “所以就是过几天再做。”

    “我明天就要走了。”

    降谷零突然想起来,老师身上还有个亟待完成的任务:“什么时间?”

    “上午十点的车票。”

    车票?

    降谷零将这个信息记在心里,他很担心川岛的安全,又怕回来之后会把他当成可有可无的人遗忘掉。

    身为天才,老师身边一定也不缺优秀的人吧。

    而自己又算得了什么。

    平庸到连警视厅都没人来接触过。

    “那就等老师回来再做。”

    “。”

    这子在什么屁话,吃个牛肉锅而已,还得等任务回来?

    川岛江崎表示不理解,并怀疑降谷零是不是在故意整他。虽然先动的人是自己,可最后受伤人的也是他吧?

    降谷零的确怀抱着某种心思。

    但跟川岛江崎想得完全不是一回事。

    他只是认为这次没有满足老师的要求,依老师记仇的性格,大概以后每次吃牛肉都会想到今天的事,然后生他的气。

    哪怕是生气的情绪,也比完全忘记要好很多。

    “老师任务回来,一定要记得找我兑现,我的电话永远也不会变。”

    “什么幼稚园过家家的约定,要不要顺便帮你找老婆啊——”

    青年眼睑耸搭,有气无力的看向对方。因为身高差距,川岛鸦色眼瞳稍微往上,带了一点点仰视的角度,露出更多的下眼白,看着会更加阴郁,和呆。

    川岛接着,“不需要,黑名单,再见。”

    降谷零快被老师可爱死了,学着他话,“我,猫质,一只两只只。”

    川岛江崎:“”

    川岛江崎:d

    系统吃饱喝足,刚冒出来就看见两人针锋相对。

    一个臭着脸,一个投降似得举,被川岛江崎逼的上半身往后缩。警校生看起来蛮难搞定,其实只要老师哄一哄,随便给点不论真假的承诺,就能让他乖乖听话。

    系统无奈,“何必呢,你就不能几句好话吗?”

    “哈。”

    凭什么要他哄降谷零?

    如果不是可靠的人实在太少,如果不是明天就要拿到消息,跟神秘组织的人接头,降谷零早从他视野里消失了,还敢在这挟猫质以令老师?

    换了渐变银色狼尾头造型的青年眯着眼,看的降谷零后背冒汗,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僵硬。

    两人靠的太近,黑皮学生甚至能感觉清浅的呼吸拂过嘴角。

    “”

    “”

    降谷零神情不自然的侧开脸。

    僵持一会儿,盯了半天也没等到学生屈服的川岛退后两步。

    这已经不关牛肉锅的事了,这是他来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在某个人面前退让。

    川岛亲拿来旁边幼稚的粉色熊印花围裙,展开,示意降谷零过来,柔软的嘴角微抿,很明显是压着脾气的。

    “这次算你赢了。”

    “照顾好我家逆子,zer,否则你就完了。”

    降谷零看见老师眼里倒映出自己的脸,心口满溢的无以复加,“嗯。”

    学生心甘情愿的低下头,让老师把围裙戴到他脖子上,然后伸环住他的腰,在后面系了个潦草的蝴蝶结。

    这是一个不算拥抱的拥抱。

    川岛江崎根本没想有的没的,拍拍降谷零的胳膊出了厨房。

    他自始至终没有回头。

    自然也看不到黑皮学生爆红的脸,和抵着嘴唇,努力控制上扬嘴角的失控表情。

    -

    第二天。

    天气晴好,微风,七月浅金色的阳光照在人身上很有存在感。

    时间刚好是上午九点半,乘客已经挤满了东京站台。

    福知列车即将在上午十点发车,这辆列车比较特殊,中途没有经停站,只有起始站东京和终点站大阪,全程大约550公里,共计耗时两个半时。

    福知列车是专门连接日本第一大城市和第二大城市的城际列车,一天一列,不管是对出差的上班族,还是旅游的游客都比较友好。

    “妈妈,爸爸怎么还不来?”

    人群中,男孩仰头询问牵着的母亲。

    他约莫六七岁,戴着醒目的橙黄色帽子,背了个半透明的青蛙书包,书包里面装满了出去旅游要吃的零食和饮料,还有一张大阪府天守阁的旅游路线图。

    女人蹲下来,很温柔的男孩擦脸,“博,爸爸来不了了,公司出了事,一时半会儿抽不开身。”

    “有妈妈在也是一样的对不对呀?”

    名叫博的男孩生气的抿着嘴,拉着女人往外走。

    “不一样,不是一家人就是不一样。”

    女人没动,摇摇头,“爸爸为了让博好好玩,已经很拼命工作了,如果博玩的不高兴,不就辜负了爸爸的心意吗?”

    “我们把景色画下来,回去之后跟爸爸一起分享好不好。”

    男孩苦着脸想了半天,最后还是靠在女人身上,“好。”

    距离列车进站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人群中的插曲并没能吸引任何人的主意。

    当然,对于站在人群最外侧,一身宽松黑长袖、工装裤,脚踩战地靴,背着胸包靠在栏杆上玩的青年来,更是如此。

    嘈杂的环境掩盖了大部分字句,只剩一片茫茫的噪音。

    再加上他戴着张黑色口罩,发型张扬,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周围乘客都自动退避舍,更不会凑在他身边话。

    “滴。”

    “现在是东京时间十点钟,列车即将进站,请不要靠近站台边缘以防不慎跌落”

    随着列车进站,青年才将视线从新上抬起。

    将揣进裤兜,他跟着涌动的人群,踏上前往大阪府的福知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