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30. 晋江首发,严禁转载 稳定的男人招人待……
    第三十章

    降谷零如果知道老师的打算,一定会大呼冤枉。

    作为头发和肤色都跟别人不一样的混血,降谷零对这方面本身就比较在意,他是更喜欢老师之前东亚人普遍的黑发,因为跟大家一样就不会被排挤了。

    但混血警校生现在才发现。

    原来他根本就不是喜欢“一样”,只是没遇到一个能改变他审美的人存在。

    川岛江崎显然也在适应自己的新造型。

    他留了一个挺长的狼尾鲻鱼头,层次感非常强,后半部分的头发留到肩膀下面一点,额前的稍短一些的烫出一点弧度,且整体是由黑色到银色渐变。

    搭在肩上的发尾完全是银色了,额前的碎发也有几缕染成银色,上下呼应。

    银色和发型都很出格,但放在川岛江崎脸上却驾驭的很轻松,加上他面无表情有点阴沉的脸,别是像公安、或者警察学校的天才老师了,简直就像受人追捧的地下偶像。

    降谷零在老师甩上门前挤了进去。

    好脾气的笑,“没想到老师会突然换造型,跟之前完全不一样的风格,不过也很帅气。”

    算降谷零圆的快。

    不过恭维就算了,他自己都欣赏不来。

    川岛江崎摸了摸脖子,真的不太适应嫁接的长头发,甚至第一百零一次想,为什么要给他安排这种身份?就普通一点,伪装成一个射击俱乐部老板的儿子,从就展露出惊人的枪械天赋不行吗?

    “是任务需要。”

    “好,”降谷零没追问,换上一次性的客人拖鞋,把东西拎到厨房整理。

    他早就猜到川岛这种双不沾阳春水的人,厨房肯定要什么没什么,所以调料之类的都买齐了。

    时间转向六点,降谷零系上围裙,顺势准备起食材。

    川岛江崎靠在洗理台边看他腌制生肉、清洗蔬菜和胡萝卜。

    麦色的指修长有力,在透明的水流下熟练的掰掰洗洗,洗完又拿出了一块花色漂亮的牛肉处理切片。

    川岛的目光渐渐从警校生拿刀的,转移到他专心料理的侧脸上。

    降谷零一直都是很认真的人。

    即便对待食物也是如此。

    他浅金色头发像阳光下闪着光的麦田,带着一股温暖的味道,侧脸俊朗挺立,下颚线条干净利索,川岛江崎视力很好,发现他睫毛都比一般人要浅一点。

    之前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好像外国人头发是什么颜色,体毛就会是什么颜色?

    “毕业之后想去哪里?”

    川岛随口问。

    他只记得降谷零未来好像会打四份工,警察的工资也没低到逼人打四份工的地步吧?

    年轻老师将之归咎于年轻人,精力太旺盛。

    降谷零很稳,察觉到川岛江崎的目光一直落在他身上,他呼吸都有点过速了,下的动作还是不急不缓。

    “啊。”混血警校生露出一点郁闷的表情,“还没有部门来接触我,大概会跟其他学生一样,先去地方警察署实习吧。真羡慕松田他们啊,已经确定好会留在东京了。”

    毕业后如果去地方警察署,离老师就职的东京警视厅就太远了。

    一个月能有几天假回来呢?

    “以你的成绩应该不至于,他们才不会让好苗子去地方实习。不过起来警察署也不错,案件少,很稳定,稳定的男人招人待见。”

    降谷零侧脸看他,“真的吗?”

    染着渐变银发的帅气青年托着下巴,上下打量他,然后点头,“是哦。”

    川岛江崎代表自己,现在想找一个能托付的人太不容易了,遇到了就要好好抓住,“我几天后要离开一段时间,归期不定,家和猫都托付给你。能做到吧,zer。”

    川岛江崎甚至没用问句。

    归期不定吗?

    黑皮警校生正在炸零食,裹着蛋液和面粉的酥肉一枚枚放进油锅,滋滋的声音带着诱人的香味传出来,他停下筷子,对方微微歪头,安静等待答案。

    降谷零抿了抿唇。

    “如果老师需要的话,可以。”

    “不愧是我选中的人,”川岛露出满意的笑容。

    “我会给你留一笔伙食费,不过这次任务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大概不方便跟你联系,所以之后就得靠你自己了,房子无所谓,但猫给我看管好了。”

    酥肉已经炸好,降谷零捞起来放在盘子里。

    年轻老师端走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站在厨房门口,头往后仰,越过开放式置物架看降谷零,“对了,我走之后记得换把锁,有个家伙喜欢擅闯。”

    “是那天在医院遇见的人?”

    川岛江崎已经走到客厅了,把碟子放在茶几上,盘腿坐下,拿着筷子准备夹刚出炉的酥肉吃。

    电视放着广告,他漫不经心的换台。

    “嗯,就是那个卷毛。”

    降谷零摘下围裙跟到客厅,“我能问老师跟他是什么关系吗?如果连钥匙都可以信任交付给对方,那么直接把房子和猫托付给他就行了吧,根本没必要找一个23天都想不起来联系的普通学生。”

    哈?这家伙到底在吃什么飞醋?

    学生的独占欲也得有个限度吧。

    川岛被酥肉里溢出来的肉汁烫的斯哈斯哈,“冰箱,水。”

    降谷零就站在冰箱旁边,从各种各样的饮料瓶一扫而过,拿出罐桃子味的气泡水打开递给他。

    然后顺势坐在茶几侧边。

    “刚炸完出锅的,里面会很烫。”

    既然降谷零都这么了,川岛江崎当然毫不犹豫的把锅甩给他,“你可以提醒的再晚一点。”

    “是我的错。”

    降谷零情绪有些低落,不是因为任性的老师甩锅给他,而是介意的问题没能得到回答,对喜欢的人一无所知的感觉真的不太好。

    作为学生,他落后了太多太多。

    “嗯哼,”川岛江崎喝了两口气泡水,被烫到的舌尖有点木,他单撑在茶几上,一条腿盘着,另一条腿支起,整个人的姿态很惫懒。

    “告诉你也没什么关系,那家伙是我的顶头上司,公安一课课长。”

    降谷零听老师起过他是孤儿,班上一些警察家庭的同学,也在班上提过一点家长的只言片语。

    他知道老师很早就进了公安课。

    既然是一课课长,跟老师的关系一定很好吧,他们之间的羁绊,一定比自己这个只教了几个月的学生来的更深

    结果川岛江崎张口就嗤笑。

    “哈,不过他现在还在我黑名单里躺着。”

    降谷零:“?!”

    “所以老师觉得我比他更可靠?”

    “为什么要问,那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吗!”

    降谷零被哄得面红耳赤继续去做饭了,老师不爱吃主食,但他考虑到饮食均衡,还是做了一点。

    晶莹剔透的米饭散发着喷香的热气,炒蔬菜也很鲜脆,还铁板牛肉和味增汤。

    虽然不爱吃主食,川岛江崎看在刚利用完警校生的份上,默不作声吃了大半碗。

    之后几天,降谷零每天都会来川岛家报道。

    厨房里有了人间烟火的痕迹,冰箱里除了饮料还多了一些食材,降谷零的拖鞋也从一次性的,变成了和老师同款不同色的专属拖鞋,甚至还有他的碗筷和被子。

    自己的东西一点点填满这个家。

    降谷零从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今天买了做猫饭的食材,老师呢,想吃什么。”

    警校生开门进来时,川岛江崎躺在沙发打游戏,他明天就要去坐福知列车跟接头人汇合了,原本激动的心情诡异的冷静下来,他就是那种越到危险的时候越冷静的类型。

    “肉——”

    惫懒的老师拖着长长的尾音回答。

    “米饭要吗?”

    降谷零走到沙发边蹲下,剥了粒糖。

    川岛江崎双眼盯着屏幕没有挪开,用余光扫到,微微低头张嘴含过来。柠檬味的糖球甜中带酸,挪到腮帮子附近,脸都鼓起来一个弧度。

    然后含糊的回答,“不要。”

    “可是老师已经三天没吃米饭了,缺少谷物摄入会造成健康隐患。”

    是最近太好话了吗,学生都管到他头上来了?

    川岛江崎鸦黑眼瞳从屏幕上移过去,声音没什么情绪波动,“那听你的?”

    “好。”

    降谷零没多想,虽然隐约觉得川岛老师不是这么容易妥协的人,可最近几天一直腻在老师家,过分的亲近快要麻痹他理智的大脑。

    到底,他现在也只是一个还没正式接触社会的警校学生而已。

    金发男生站起来。

    川岛等的就是这时候。

    他抓住降谷零的腕,想借由后者起身的力道,把人压倒摁住。毕竟太久没活动筋骨,他也会很恶劣的想找人玩两招啊,教训不听话的学生也是老师的职责嘛。

    结果降谷零刚好踩在地毯边上,拉扯的力量让他脚底打滑,川岛别借力了,黑皮警校生一边喊老师,满脸惊恐的往他身上扑来。

    川岛另一边是沙发靠背,根本没有躲避的空间。

    “咚。”

    青年差点被压吐血。

    降谷零的下巴撞在他额头上,直把人撞的眼冒金星,嘴里的糖球还磕到腮帮子,生理泪水都飙出来了。

    湿漉的液体浸湿眼睫,川岛江崎捂着头怒视他。

    “滚开!”

    降谷零下巴也很疼。

    但他又不是很疼(?

    老师在家只爱穿宽松的居家服,虽然是长袖,但是真的,松松垮垮,感觉举着双,一阵风都能把衣服吹跑。

    体温透过单薄的布料传到他身上,还有一种蒸腾的淡淡的香气。

    头发里要更浓一些。

    然后降谷零就被脸颊鼓起,眼睛湿润的老师凶狠瞪了,他翻身滚下沙发,很想土下座跟老师道歉。

    结果川岛弯腰吐了颗沾了血的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