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29. 晋江首发,严禁转载 老师家!……
    第二十九章

    外面下雨了。

    阴沉的天非常低,雾蒙蒙的好像要倾倒下来,路上的的车都拥挤了很多,零星几个行人打着五颜六色的伞,步履匆匆。

    川岛江崎是打车回家的。

    他冷着张臭脸,在警察厅大门口等了足足五分钟。

    单薄的黑色长袖衫被风吹的裹在身上,后背的布料空了好大一块,皮肤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哈,结果某个挨了他一拳的混蛋,完全忘记是怎么把他拎到这里来兴师问罪的了:d

    川岛刚揍完人,拒绝拉下面子回头找時田一朗。

    他越等越气,又突然想到時田一朗还克扣过他的工资。

    新仇旧恨随着扫进来的风雨直冲进大脑,川岛江崎冷笑一声,低头打开,把“恶劣上级”拉进黑名单。

    “呼——”

    心情都好了许多。

    系统看着他一番操作:“”

    这是什么学鸡斗气???

    警察厅外面的马路上,计程车司大概以为站在檐下的川岛江崎有坐车的想法,摇下车窗冲他挥挥,混着雨声喊:“坐车吗?”

    川岛点头,“坐。”

    司见他没伞,把车停在路边,撑伞去接他。

    “没带伞吧?哈哈,我今天早上出车的时候差点也忘记带,是我儿子去上学的时候提醒我,看了天气预报可能会有雨,那子才七岁,跟个大人似的,可好玩了。”

    川岛江崎沉默的听着,他把鸭舌帽戴上,刻意将帽檐往下压了压。

    “我也遇到过一个这样的孩子。”

    “是嘛。”

    两人并肩走入雨幕中。

    黑色的大伞将风雨都拦在外面,川岛江崎视线落在司撑着伞的上。

    那双满是老茧,握着弯柄伞把,伞把上露出一个咸蛋超人的贴纸,上面用铅笔稚嫩的写着——

    “早博?”

    “对,我儿子是叫早博,那子就爱在贴纸上写名字到处标记。”

    司又憨厚的笑了,两人正好走到计程车边,他伸打开车门让川岛江崎坐进去。

    车子缓缓启动。

    轮胎压过路边一洼积水,留下一片水痕涟漪。

    那边,時田一朗顶着个渗血的嘴角,跟井浦隆史不知道了些什么,十分钟后,他舔了舔行刺痛的嘴角伤痕出来,却发现外面下雨了。

    本以为川岛会在外面等他,時田一朗找了一圈没看到人。

    “跟我一起来的那子呢?”

    在大厅值班的职员抬头,“好像是走了。”

    下大雨走了?

    時田一朗打电话给川岛,十几秒后,男人挂了电话。

    很好。

    又进黑名单了。

    逐渐习惯jpg

    -

    司给人的感官很好,川岛江崎特意多给了很多车费。

    “等等,客人你给多了。”

    司一拿到就觉得厚度不对,还以为川岛江崎给错了。

    川岛,“多的就算我给早博同学大阪之旅的赞助。”

    他抬眼看向车子前方的仪表台,上面放着一个剪下来的男孩剪影,被粘贴在大阪天守阁的旅游海报上,巴掌大的纸,上面还用娟秀的字写着“努力工作,全家一起大阪游!”

    感觉是很幸福的家庭。

    虽然没那么富裕,但不管贴纸也好,车内的工织物也好,都透露着浓郁的幸福感。

    川岛江崎觉得他跟这家人格格不入,完全是两个世界。

    却不妨碍他给予对方一点力所能及的帮助。

    系统赞赏的点头:“反正马上就能拿两份工资了嘛!宝,豪气!”

    豪气的宝一边跟時田一朗单方面冷战,一边去情报部报道,学了一堆有的没的,他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卧底连化妆技术都要学?为了符合警察厅给他伪造的反社会枪械天才人设,还得染发烫头,揣摩人物内心??

    总之就是,似乎学了很多东西。

    但仔细一想,又什么有用的都没有。

    几天后。

    早被川岛江崎抛诸脑后的警校生给他发来消息。

    “老师,今天拍了班级照。”

    警察厅那边都安排的差不多,川岛江崎最近着急找领养人,看见这条消息,先是一愣,“这么快?”

    现在才六月尾,不是八月左右毕业吗?

    降谷零看见回信,惴惴不安的心稳了许多。

    他们这群警校生都签署了保密协议,虽然不清楚具体内情,但肯定跟川岛老师有关。

    降谷零很怕收不到回信。

    还好,还好。

    “是拍班级照,这个是提前拍的。”

    川岛江崎看着这几个字,猜测他特意发短信过来的用意,“所以你想问我为什么不在?”

    降谷零:“不是,但是跟老师也有关系。”

    他紧跟着发送一张相片过来,是a班站在教学楼门口的班级合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系统凑过来看了一眼,突然抱住肚子狂笑,笑得差点没从半空栽下去。

    “对不起!宝!我忏悔我有罪,但是真的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谁想的好点子,已经不能被称为人了,是神!是卡密!”

    川岛江崎一脸嫌弃,然后他也低头看了眼。

    “噗。”

    失策。

    误会统了,真的好好笑。

    这得是什么样的信念感,才会碍于川、岛、老、师不能留下影像资料,委曲求全的,在他头上加上羊驼玩偶脑袋,也要放在最后一排男生旁边?

    关键p图技术真的很拙劣,羊驼很丑,人物违和感特别严重,虚浮着像在飘。

    “喵喵”

    川岛江崎坐在沙发上,逆子被挤到一边,伸出猫爪打人。

    他的主人伸出撸猫头,另一只打字。

    “鬼冢教官p的?”

    “是,不过只此一张,鬼冢教官做个纪念就行了,其他的照片都没有老师:(”

    川岛回:“幸好只有一张,黑历史一张已经够多了:d”

    午休时间门,寝室没开灯。

    明媚的阳光穿过灰色窗帘投射进来,让房间门内形成一种昏暗却又不至于看不清物体轮廓的密闭环境。

    降谷零盘腿坐在地上,面前放着一张矮桌,笔记本电脑亮着光。

    他将唯一一张有老师身影的照片,保存进最隐秘的文件夹,握着鼠标的忽然停顿了一下,然后打开下面的一张照片。

    是警校生趁老师睡着,在医院偷拍的睡颜。

    大概因为身体不舒服的关系,老师睡着了眉眼也没舒展开,眉头蹙起一点点,眼睛闭的很紧,睫毛根部的眼睑那里有细微的纹路。

    他是侧身的姿势,松软的枕头掩住半张脸,头发凌乱的搭在脸上。

    皮肤瓷白,嘴角抿着。

    即便是照片,好像也能感受到那份舒缓而清浅的呼吸——

    很危险!

    降谷零清楚的知道,这张照片如果暴露出去会很危险,但他每次把鼠标放在删除键上,都迟迟按不下去。

    删掉了就再也没有了。

    失去的人也不会再回来。

    最后他卑劣的留下这点私心,并暗自决定,再也不联使用这台电脑,就算离开警校被分配到其他岗位,也一定会把它藏在没人能发现的地方。

    他绝对不允许自己成为击溃老师的突破点。

    “呜呜。”

    震动了两声。

    降谷零回过神,看见消息的那瞬间门,他灰蓝紫的眼眸微微睁大,像中了五千万彩票一样激动,爬起来的动作太急太快,差点撞翻矮桌。

    川岛老师问:“要来我家吗?有点任务交给你。”

    老师家!

    老师已经23天没来学校了,他已经23天没看见老师了!

    “真的可以去吗?!我的意思是,老师的任务交给我没问题吗?”

    川岛江崎心帮他看家喂猫能有什么问题?

    他认识的人不多,又都是警察,矮子里拔高个,只挑中了内山秀明这个警护课警部补。

    内山秀明倒是愿意收养三只祖宗,但川岛江崎觉得他傻傻的,开个旧旧的破车,感觉经济状况很成问题,不知道能不能负担得起三只吸金巨兽。

    饿到内山秀明不要紧,别让他家三只老猫跟着一起受苦了吧?

    本来就没几年好活,只能可怜巴巴吃劣质猫粮那叫什么事儿啊。

    然后川岛江崎忽然想到,系统好像提过一嘴,他的学生降谷零以后会是一个人打四份工的打工皇帝。

    再一想降谷零做饭的艺可圈可点,家政不错,人也很好欺负的样子。

    就他了。

    “你要不来,让r来也可以。”坏心眼的老师故意刺激他。

    降谷零果然秒答:“我去,我可以!几点?”

    川岛把住址发给他,随便什么时间门来都可以。

    然后摁灭,把蹭他一身猫毛的可恶三花拎起来,“你也觉得这家伙某些行为很奇怪,对吧?”

    来钱:“喵?”

    “嗯嗯,的真好,好猫猫。”

    川岛懒得分析降谷零这些奇怪行为背后的用意。

    既然他过不是心动,那就是想要霸占老师的坏学生独占欲?反正不管是什么,只要能乖乖被他利用就好。

    给三个逆子物色完后爹,川岛江崎如释重负。

    他又拨通了某个电话,响了一声立刻挂断。

    过了两分钟,那边的人回拨过来。

    电话里传出了男人的声音,带着变声器特有的低噪,“你的事情处理完了?”

    川岛江崎:“嗯。”

    “很好,你很守时。他们对‘甘泉一’这位反社会天才很有兴趣,三天前通过组织外层的喽啰联系了这个身份,七月六日,会派人在东京到大阪的福知列车上给你提供接头信息。”

    “作为前辈,最后给你一句忠告。”

    “忘记所有过往,记住你是‘甘泉一’,只是‘甘泉一’。”

    川岛江崎挂断电话,一想到八天后就能跟黑衣组织的接头人碰面,浑身的血液都弹跳起来。

    老鼠装猫的游戏终于能结束了。

    他即将获得自由!

    下午五点,降谷零抵达区门口。

    因为快到晚餐时间门,他来之前打电话给老师,问他要不要买一点食物在家里做饭。

    川岛瞬间门同意,还很不客气的点了很多菜。

    系统嘲笑:“不容易啊,一百多万装修的厨房,空置了这么久,终于要迎来它的主人了!”

    川岛江崎一个眼神都懒得给。

    他现在心情好,犯不着跟连人都不是的物件计较。

    很快,降谷零提着两个很大的超市袋子到门口,门铃响了三声,年轻老师打开门,给他拿拖鞋,“进来吧。”

    感觉门口的黑皮学生没有动静。

    川岛江崎皱着眉看过去。

    对方直勾勾盯着他的脸,看起来大脑要宕了,“老、老师?”

    那是什么表情?

    对他的新造型有意见?

    川岛江崎脸色沉下来,准备把大门甩在警校生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