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27. 第二十七章 教训一个不听话的臭小子……
    第二十七章

    从死神学生漫画常态断更,间歇性诈尸以来,论坛就再也没这么热闹过了。

    大家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搞得像过春节。

    系统像个突然中了五百万彩票的穷人,翅膀扑扇到飞起,一猛子扎进雨后春笋般冒出的新帖子里畅游,满眼都是满足。

    就在这时,一个话题度飙升的帖子引起了他的主意。

    话题:讨论某个会随出现在降谷零/琴酒/新一回忆彩蛋里老师,懂得进!!!

    系统很快啊,啪的一下冲进去了。

    青山oo真有你的,这是给新人物的正式出场造势吧?看给我们新一气的(斜眼笑)

    我的老婆终于有名字了,蛊死我了斯哈斯哈!

    楼上+,到现在才知道,原来透子一见钟情的白月光前辈老师叫川岛江崎,看他的信息渐渐浮出水面,我感觉柯南元年,他可能也要出场了,而且身份还很不一般

    这是必然的吧?毕竟七年前看起来就挺牛的,总不能跟目暮警官一样,七年都不升职加薪(b——

    我的不是职位不一般,我的是哎呀你们就没想到七年时间,透子会追妻成功吗?!!好吧我承认我是人/妻控,我是便太

    ?!

    !!!

    真不愧是你啊!嗑cp你是有一套的!

    帖子的走向渐渐往不可描述的地方去了。

    就在系统考虑,要是把这个帖子给川岛江崎看,他会不会被几百个人轮番喊老婆的场面逗乐,津津有味的看大家发疯时,一个层主甩出来的消息,让帖子的热度又高涨一波。

    他问——

    真的没人发现,川岛老师敬酒时的这张侧脸,很像月下天台,跟gn互狙的那个狙击吗?[漫画截图][漫画截图]

    艹!这个走向似曾相识

    川岛老师好像就是这么被扒出来是白月光前辈的

    因为一个侧脸我推了这么长时间,以为自己是那不争气的花心萝卜,舔颜的时候时时刻刻受到良心的谴责,结果发现大老婆和二老婆竟然是一个人

    叠了一下图,真的能叠上

    我大脑要宕了。

    理一理理一理,所以白月光是他,蛊老师是他,清冷狙击也是他,都是他?邋遢老师不会也是

    众人一度无言。

    因为按照这个走向,八成也是川岛老师!

    他们想仰起头狼嚎一声,“川岛老师!您到底还有多少马甲!”

    收了神通吧jpg

    -

    第二天一早。

    川岛江崎头剧痛,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趴在床上,被动看完了系统给他精心挑选的弹幕。

    漆黑的字从视线里划过,什么也能没留下。

    “怎么样?看大家都在议论你的感觉是不是超爽的!好像世界视线的中心!”

    “”

    川岛江崎搞不懂系统的追求,仿佛一根头痛的木头。

    等到闹钟锲而不舍的响起,他终于躺不住了,坐起来,轻柔的薄被从腰上滑落,又被不留情的掀到一边。

    虽然井浦隆史两天后再给他答复,但川岛江崎知道这事已成定局。

    两天时间,与其是让他考虑去不去,倒不如是给他安排事情的时间。

    川岛江崎来这个世界也不过三四个月,其他东西就算了,身外之物,丢了也不可惜,就是那三只老猫怎么办?

    “一起带到酒厂?”

    系统开始卖蠢。

    “你能想象琴酒接纳一个会养猫的同伙?还是老猫,还是三只。”

    系统:害!别猫了,相处多年的人,稍有不对劲,他毙起来都不带犹豫的。

    猫

    不会被捏死吧?

    “時田一朗也不是个好选择,那家伙在家住的时间,还没在警视厅住的时间长,托付给他,让三只猫立刻获得孤寡bff?”

    川岛江崎洗漱完,准备去学校。

    他今天上午有一节射击课,因为车昨晚被代驾开去了警校,他打车废了点时间,是踩着铃声到靶场门口的。

    “川岛老师!”

    “老师好”

    没有老师带领,靶场警卫不会让学生们进去,a班学生在铁门外围了一大圈,看见青年从远处走来,一个个乖得很,打招呼问好。

    川岛江崎穿过人群,走到警卫身边接过钥匙,亲打开靶场门。

    黄土地被阳光照得反白光,热浪混杂着残余的硝烟和泥土味,扑面而来。人还没走进去,汗就要冒出来了。

    川岛江崎走在最后。

    降谷零发觉他好像有些心不在焉。

    “老师昨晚没回来住吧?”

    年轻老师:“?”

    鸦黑的睫羽抬起,“你监视我?”

    “没有没有,”混血警校生赶紧否认,等了会儿,走在老师身后半步,“我今早听宿管老师的,他你昨天没回来。”

    “嗯,昨天临时有点事,没来得及。”

    两人这时走到射击的位置。

    今天是/枪射击课,靶子都安置的很近,降谷零归队时,听见低头拔出配枪重新装卸的老师轻声道,“这大概是最后几节课了。”

    黑皮学生心里一紧,抬头看他。

    降谷零有心询问,却一直没找到时。

    a班三十个学生分为十组,每个人依次射击二十发子弹,川岛虽然不是鬼冢教官那种紧迫盯人的类型,但那双半耷不耷的眼睛一扫,立刻就能发现谁姿势不到位。

    忙谈不上,清闲也闲不下来。

    等所有人打完子弹,课也就到头了。

    川岛江崎今天就这一节课,准备先回宿舍把猫和猫咪用品带回去。

    “喂,zer!”

    松田阵平一胳膊圈住黑皮警校生的脖颈,带着他跟其他几人汇合,“你愣着干什么,下节课往这边走!”

    从这天起,降谷零发现老师越来越少在学校里现身,三天后,甚至完全没有他的课了。

    宿舍里,除了猫以外的东西虽然还在,但一切留下川岛江崎影像的照片、监控录像、教学视频,全都被删的一干二净,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人。

    几天之后。

    警视厅。

    時田一朗正在写行动报告,鬼使神差的,突然想看看川岛江崎的资料。

    川岛江崎是他的下属,什么都得从他里过,所以他轻车熟路的想要打开某个文件。

    “哒哒。”

    鼠标左键两下。

    一个标注为的文件夹空空如也。

    “资料不见了?”

    一头浓密卷毛的男人不知想到了什么,面容瞬间紧绷,站起来直冲档案室。

    “咚!”

    门被大力打开,发出好大的声响。

    档案室如今草木皆兵,坐在里面办公的两人身体都弹跳了一下,看见来的人是時田一朗,先是松了口气,然后又被他的表情骇住。

    “時田课长,您要查什么资料吗?”

    時田一朗把他挤开,弯下腰在电脑上输入“川岛江崎”。

    [滴滴。您的权限不足。]

    他低骂了一声,不信邪,又输入了一遍。

    还是一模一样的结果。

    身为川岛江崎上级的他,会没有查阅资料的权限?

    开什么国际玩笑!

    会导致这种情况的只有一种可能——川岛江崎被任命了某个级别很高的任务。而且不是由警视厅,是由警察厅警备部越过他这个课长,直接对川岛江崎下发的任务。

    時田一朗在公安一课干了这么多年,早就有升职的资格,消息也灵通。

    他隐约知道上面刚召回了两个卧底。

    时间这么巧,保密性又这么强,连他电脑里关于川岛江崎的资料都暗中删除了。

    時田一朗今年三十岁。

    他不是刚从警察学校毕业的菜鸟,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一培养出来的天才、从十九岁盯到二十三岁的人,马上要离开他,去接替那两个卧底的工作,潜伏进某个犯罪组织传递情报!

    “还卧底。”

    “那是你能干的事吗?脾气大又没耐心,漏洞百出全是马脚,找死也没见过这么找的。”

    時田一朗的声音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

    他拿上钥匙,一边走一边披外套,脸臭的像长满毛刺的苦瓜。

    值班的警察看他脚步匆匆,还以为有突发案件,“老大,出什么事了?”

    時田一朗回头看了他一眼,大概是头发遮住了头顶的灯光,男人一双眼睛被阴影遮住了大半,透着点幽幽的反光,像狼一样。

    “别多想,家里事。”

    “我回去教训一个不听话的臭子。”

    -

    川岛江崎这几天一直低调做人。

    上面正在全方位清除他的信息,特意嘱咐过让他这段时间少接触人,万一要出门也得做好伪装。

    青年乐的清闲,刚好趁这时间把游戏的排位分打上来。

    可惜刚进决赛圈,大门就被人暴力捶响。

    还没等川岛江崎从沙发上爬起来开门,那人已经摸出钥匙,自顾自的开门进来。

    “?”

    川岛江崎看向某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对方正弯腰在玄关处的鞋柜拿拖鞋,自在的像在他自己家。

    “你怎么有钥匙?”

    時田一朗沉着脸走到沙发边。

    面容冷清的青年觉得躺着仰头的姿势刚刚好,又把脑袋搭在沙发扶靠垫上。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表情特别阴沉,黑的都能滴水,“我一直有。”

    好吧。

    川岛江崎知道他是来找茬的了。

    退出游戏,把息屏放到一边,川岛江崎盘腿坐起来,“找我有什么事?”

    “我看扣工资的教训你还是没吃够。”

    完伸要拉他胳膊,“跟我走,去警察厅把你接的任务推了,那些人也是酒囊饭袋,下放任务都不考察吗?你那么多信息暴露在外,让你卧底就等于让你去死。”

    青年没挣扎,顺着他的力道站起来。

    燧石般哑光黑的眼眸径直落在暴躁男人的眼底,像是好奇,又像是陈述。

    “不是你把我的信息藏起来了吗。”

    男人瞳孔收缩,黑色眼瞳细微颤抖,握着他腕的一下失去控制。

    時田一朗也不清楚自己用了多大的劲,只是回过神来的时候,川岛已经挣开他的,在戴帽子和口罩了。

    “走吧。”

    川岛江崎将口罩捏紧,心里暗道:

    让你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