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宴厅里吵得不行。

    川岛江崎和工藤新一开门进入,没引起任何人注意。

    守门的两个服务员只负责拦住想要出去的人,进来的人是不管的。

    川岛江崎跟服务员稍微打探了一下。

    据这个厅举办的是一场订婚宴,共请了六桌客人,丢了昂贵项链的女士是准新郎父亲的妹,梅岛知里女士,今年三十六岁。

    她性格很张扬,逢人就前段时间花了八千五百万拍下金色猫眼项链的事,有人起了贪念,趁偷走项链也不是不可能。

    “梅岛女士你冷静一点,我们已经报警了,相信很快就会有警察来处理此案。”

    酒店经理好声好气的劝道,但身穿半高领紫色礼服,捂着胸口的女人根本不听他话。

    她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走到准新娘新郎站的台子上,气势强硬的把两人挤到后面,对着台下三四十人颐指气使。

    “偷肯定就在你们中间,我要一个个搜身,东西找到前谁都不能离开!”

    部分客人们面上露出微词。

    到底,他们是收到准新郎新娘的邀请,才会过来参加宴会的。

    梅岛女士把他们当成偷对待,实在太过分了。

    “这么多人一个一个搜得搜到什么时候啊,偷得逞后怎么可能傻傻的放在身上,肯定已经把东西转移了。”

    “就是,现在都已经十点了,再磨蹭下去最后一班地铁都停了,我明天七点还得起床上班呢。”

    “警察怎么还不来啊?”

    “啧。这么多破事,早知道就不来了。”一个靠在花盆架上,身穿吊带裙的年轻女孩不耐地撇了撇嘴,艷红的嘴唇勾出嗤笑。

    “一般请帖都得提前半个月送吧?哪有提前三天才发的,害得我临时找店长调班,要不是看在同事一场的份上,老娘才懒得来。”

    她的位置离门口附近的青年孩组合很近,川岛和工藤都听见了她的话。

    年轻女孩注意到他们的打量,“看什么看?!”

    然后丝毫不给面子的翻了个白眼,往人群里面走了。

    川岛江崎成年后还是第一次吃别人白眼,很新奇,不但不讨厌,反而觉得对方挺帅的。要是系统那个沙贝在,肯定又要什么配角炮灰之类的话。

    哈。人家活得恣意逍遥,轮得到系统来反对?

    川岛江崎托着下巴,思考起吊带女孩的话——

    三天前才发请帖,是否意味着这场订婚宴是临时决定?

    为什么这么匆忙?

    背后难道有什么目的?

    工藤新一扯了扯川岛江崎的西服衣角,单薄的面料被他攥出一点轻微的褶皱。

    “要叫叔叔他们过来吗?”

    川岛:“他们喝成那样,来了也派不上用场。”更何况盗窃犯罪是搜查三课的职权范围,那些好不容易放一次假的酒醉大叔就别跟同事抢活了吧。

    “哦。”

    新一点头,眼里闪烁着激动的光!

    借由自己体型,溜进客人中间打探消息。

    “上班?你们上一辈子班都买不起我那条项链!一群穷鬼!”

    酒店经理看梅岛女士口不择言,快要引起众怒,赶紧迎上去充当和事佬。

    “大家都先冷静冷静。项链也许不是被人拿走的,而是在什么时候不心掉了。梅岛女士,您能回忆一下,来之后接触过谁,项链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吗?”

    看经理的态度还不错,梅岛女士也克制了一下,现在找到项链最重要。

    沉吟片刻,她列出三个嫌疑人。

    第一个是

    准新娘,她未来的侄媳。

    梅岛女士去化妆间看望准新娘的时候,对方曾帮她整理过头发,不过整理完后梅岛女士还照了次镜子,当时项链挂在紫色的连衣裙外,散发着金丝光芒。

    第二个是宴会进行到一半,请来热场子的魔术师。

    魔术师蝴蝶般穿梭在宴席里表演,和梅岛女士互动过,最后还变出了一朵玫瑰花送给她。

    第三个是梅岛女士的新男朋友。

    两人坐在一起,接触的会太多了,而且梅岛女士发现项链不见的时候,男朋友正在给她夹菜。

    三个人都不是自己,还主动让梅岛女士搜了身。

    那边,酒店经理也将宴厅查看了一遍,对梅岛女士摇摇头。

    一无所获的梅岛女士十分惊愕。

    “怎么会?竟然没有?”

    准新娘收回看向角落里、出神的目光,面上也带着焦急,“除了我们,您跟其他人还有过肢体接触吗?”

    “我想想,我想想。”

    川岛双眼微眯,灯光的照耀下,穿着紫色连衣裙的女人头发盘起,后脖颈处的几缕碎发上,沾着某种亮晶晶的东西。

    透明色的,有点粘稠,看起来像糖浆。

    等搜查三课的刑警赶到宴厅,如脱缰野马般早就跑不见了的工藤新一,终于又现身了。

    他缠着其中一个刑警。

    “我知道犯人是谁。”

    刑警还以为这孩目睹了犯人的犯罪经过,蹲下身听他,“可以告诉叔叔吗?”

    工藤新一眼里的光芒更盛,带着一种强烈的表现欲。

    “犯人就是——!”

    “犯人是准新娘栗栖梨香姐。”

    川岛江崎懒洋洋地接过话头,声音一点起伏都没有,看臭屁孩差点咬到自己舌头,他觉得很有意思。

    “呃你是?”

    川岛江崎掏出公安警察证件。

    既然抢走了新一的快乐,他就勉为其难解两句吧。

    这些把戏他上辈子倒是见过不少。

    “作案法应该跟某种会被人体温融化的粘连物有关,借由整理头发的借口,打开项链锁扣,再用粘连物粘上。”

    “计算好融化时间,在那段时间随便找个借口分散项链主人的注意力,然后趁踢开掉在地毯上的项链,寻找合适的时捡走藏起来。”

    “至于被窃物品,应该在角落那盆绿萝里吧。”

    “明明是个空无一物的角落,频频往那边投注视线不就太奇怪了吗?栗栖梨香姐。”

    “我很遗憾,您的订婚宴竟然也是计划中的一环。”

    已经有刑警跑去绿萝花盆里翻找,果然找出一条华贵异常的金丝猫眼项链。

    “找到了,带回去检验指纹就能知道谁碰过这条项链。”

    栗栖梨香瞬间跪坐下来。

    准新郎一脸无措的拉着她的,“梨香你我还以为你等不及要跟我订婚”

    栗栖梨香捧住脸,豆大的眼泪一滴滴从指缝滑落,“抱歉,但是我真的很需要钱。”

    “”

    猫眼项链被窃案就这样落下帷幕。

    工藤新一高兴不起来。

    看着心情好像还不错的青年,又不出怪他的话,毕竟这个案子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能推理。

    比起满世界乱跑的自己,川岛江崎站着不动都能推断出谁才是罪犯,这才叫厉害。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川岛江崎欣赏完新一敢怒不敢言的表情,带他回毛利五郎等人所在的宴厅。

    “新一,你们跑哪里去了?”

    毛利兰坐在沙发上翘腿,看见他们回来,跳下来跑到新一跟前。

    工藤新一挠头,“兰酱,我们去卫生间了。”

    “哦,好慢。”

    川岛江崎看了眼表,已经十点多,再不回去宿舍楼都要关门了。

    他跟醉醺醺的毛利五郎打了声招呼。

    被对方灌了两口酒才脱身。

    青年揉了揉两个鬼头的脑袋,推门离开。

    酒店楼下夜风清凉,风一吹,喝进肚子里的酒气好像又浓了一点,熏得人脑袋昏昏沉沉。

    “川岛先生,跟您确认一下,您需要代驾的地点是米花奏谷酒店门口对吗?”

    “先生?川岛先生?”

    抬着一只接打电话的青年拾级而下,外面昏黄的路灯被遮楼梯顶挡住,划分出一条模糊的明暗线。

    皮鞋踩在楼梯上的声音倏然停止,川岛江崎半张脸被昏黄的灯光照的温柔,半张脸则隐匿于昏暗里。他带着淡淡的清酒气,居高临下的看向在轿车旁等候的几人。

    “在等我?”

    那几个人穿着西服正装,腋下肋骨处有很细微的鼓起,应该是配备了枪套。

    他们同时走过来,打开警察证示意。

    “川岛警视,请跟我们去一趟警察厅。”

    川岛江崎神色未变,对以为故障一直在“喂喂喂”的代驾。

    “不好意思,我可能没办法跟车一起回去了,钥匙我会放在酒店前台,请你把车开到警察学校外面的停车位。”

    -

    时针跳到和2中间。

    丰田轿车如黑色游鱼一般涌入车流。

    川岛江崎被两个警察挤在中间,要不是确信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不仅没干过坏事,反而帮助警察解决了好几起案件,都快以为自己的坏蛋本质暴露了。

    车上五个人都没有话的意思。

    在一片静默中,丰田开到了警察厅总部。

    这里就要一下日本的警察体系。

    权利最高的政府构即警察厅,直接监督川岛江崎任职的东京警视厅,间接监督地方的警察本部。

    其中,唯有公安警察是例外。

    不论是警视厅公安部,还是地方警察本部的公安课,都直接受警察厅警备局管理。警备局甚至可以不经过警视总监等人,直接对各个警察本部的公安部门下达命令。

    能不经过上级,直接把他“请”到这里。

    除了警备局还有谁?

    “川岛警视,请跟我来。”

    因为酒气蒸腾,青年冷白色的皮肤上都飘了点绯红,他跟在男人身后进入警察厅。

    沿着七拐八拐的走廊走了几分钟,男人在一扇门口站定。

    “请进。”

    川岛江崎抬眸看了眼门上的字——

    警备局企划科。

    很好。

    这里是警备局的领导部门,统领整个公安警察系统中枢的地方,听还拥有代称为“零”的秘密部队。

    这样的地方,叫他来。

    川岛江崎垂下冰棱棱的眼眸,推开门进入。

    他倒想看看,这些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