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川岛江崎背对着降谷零,站在最里面没什么人用的柜子前。他不是拖拖拉拉的人,也不介意被同性看到。

    身体跟平常一样舒展。

    纤长的指有薄薄的枪茧,但此刻,这双并没有握着冷硬的兵器,而是慢条斯理的解开自己西装的扣子,脱下搭在打开的衣柜门上。

    年轻老师垂着眼,动作不急不缓,慢条斯理。

    在仅有两个人,且一个还对另一个怀揣不明心思的密闭空间里,布料滑落的悉索声宛如爆/炸/物的引火线,以极快的速度点燃空气。

    某个人呼吸都变粘稠起来。

    “噫,都没人话,气氛好尴尬,换一个社恐过来可能会死在这里。”

    系统“哦”了一声,补充道,“不过宝你应该没啥感觉吧?毕竟你从来都不把别人放在心上,特立独行,我行我素,大概体会不到社恐患者的痛苦。”

    川岛江崎确实体会不到。

    不过假如必须和人相处的话,他会更喜欢害怕社交的人,因为这样就不会有人来烦他。

    上辈子有次任务失败,川岛江崎曾受过一个大约是社恐患者的高中生帮助。他住在他家,身为主人的学生却像他才是寄人篱下的那个。

    不过川岛伤养的差不多,连招呼没打就悄悄走了,还留了一笔借住费。

    那个学生大概也松了口气吧。

    年轻老师的已经抬到领口,他微抬下巴,解开两粒衬衣扣子,露出脖颈和一点点精致的锁骨。

    悠马教官给的裁判服是件几乎纯白的短袖,只在领口和袖子前后有黑色的线条,后衣领下有一块黑底白字的编号。外加一条普通的黑色运动裤。

    因为是均码,衣裤都很宽松,像川岛江崎这样的匀称的体型百分之百可以穿上。

    考虑到运动服配皮鞋会很奇怪,川岛进更衣室前,有叫悠马教官去他宿舍拿运动鞋。

    他好像完全不介意被同为老师的川岛指使。

    “嗨”笑眯眯的答应下来。

    “悠马怎么还没来。”

    系统看了眼时间,“他要是能从这里瞬移到宿舍,找到鞋子再从宿舍瞬移过来,五分钟确实差不多够了。”

    川岛:“”

    看向门口的时候,川岛江崎的余光将坐在长凳上的金发黑皮警校生也笼罩其中,对方已经换好上衣,低着头却迟迟没有换裤子的打算。

    川岛江崎觉得他古古怪怪。

    解扣子的停下来,走到降谷零面前,非常直白的问,“怎么不继续换了?想等我先走?”

    他想提醒对方,悠马教官去拿鞋了,可能还需要一会儿时间才能过来,降谷零不是首发球员吗?不赶紧换完衣服出去热身?

    降谷零输球他是不介意。

    但a班输球会让他的心情下降百分之一。

    从川岛江崎进来后,降谷零心里一直挺崩溃的。

    老师就在这里,他要怎么换裤子啊?!

    最关键老师还注意到他,走过来了不得不,川岛老师非常敏锐,降谷零是有等他先出去的打算,可让他等老师换完衣服,也是一场巨大的考验。

    “怎么不话。”

    川岛江崎弯下腰。

    “我,我有点介意,”降谷零匆匆扯了个借口,眼睛从年轻老师脸上扫过,又落到更衣室门口,思考脱门而出的可能性。

    “嗯?”川岛江崎问,“介意什么?”

    老师靠的太近了。

    降谷零克制着呼吸和思绪,“因为肤色,时候总被同龄人排挤。”

    金发黑皮的男生在心里捂住脸。

    r在这里一定会笑死吧,找的都是些什么借口,也太烂了,这种借口他时候都不会用了。

    降谷零十岁时想找会跟宫野艾莲娜见面,会故意让自己受伤,这样就能理所当然的接触身为医生的爱莲娜了。

    逻辑链简直满分。

    十岁的他都比现在的他敏!

    难道爱情会让人变笨吗?

    降谷零已经做好会被老师无情揭穿的心理准备,也做好被拆穿后直接表白,然后被老师讨厌的准备。

    但是川岛江崎还真就信了。

    年轻老师揉了揉警校生看起来很好摸的金发,干燥柔软的头发穿梭在指缝间,跟r猫是两种感。

    他的声音听起来依旧没什么情绪,不像宫野爱莲娜会温声细语的安慰,“我时候也是。我是孤儿,因为天生皮肤白,加上营养不良长得很,总被打上‘很好欺负’的标签,不过后来我是最厉害的。”

    系统声吐槽。

    “不要激娃,他不需要你激,拜托!这位以后可是一天只睡90分钟,打四份工赚四份钱的打工皇帝诶!”

    虽然理由是编出来的,可见川岛一本正经的安慰他,还出时候被人欺负的事,降谷零顿时心软的无以复加。

    原来老师被发现天分,送到時田一朗下进行训练之前,吃过这么多苦。

    “对不起,我不知道老师以前的事。”

    川岛江崎心要命,他最烦别人的同情了。时候过的是稍微苦一点,挨的打稍微多一点,但他长大后的日子可真是相当不错的。

    不仅亲把仇人们送进橘子,时候欺负过他的人也统统报复回来,还有敛财段不干不净的企业家,哪个不是早晚上香祈祷不会被他盯上?

    要不是

    系统接过话茬,“要不是收到转账通知,没注意旁边满载的泥头车,也不会沦落至此!”

    “惨啊,几年辛苦一朝落空。”

    “黑心企业家如愿以偿,不定会从此皈依佛门”

    川岛江崎蹙眉:“滚回你的论坛,再出现我扬了你。”

    系统qaq

    可怜弱又委屈,但我不jpg

    川岛江崎还想着告诫降谷零,不要把他刚才的事拿出去到处散播,更衣室的门突然被悠马撞开。

    “川岛老师,我给你拿了一双白色——”

    教官的话,在看见更衣室里的两人时瞬间止住。

    悠马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黑皮学生以一种相对弱势的姿态,被脱掉西装,解开衬衣上面两三颗衣扣,露出好看的脖颈和锁骨的冷白老师堵在长凳上。

    黑皮学生耳朵都红了,而他们外聘的天才老师,竟然还不依不饶的靠近!!!

    衣冠禽——

    好吧!

    川岛江崎和混血警校生同时被他进门的声音惊到,双双偏头看过来,川岛江崎毫无色/欲的眼神,和警校生快被情绪填满的眼神简直形成了鲜明对比。

    看到这一幕,悠马教官想要怒骂的词就完全不出来了。

    无论怎么看,好像都是警校生的嫌疑更大一点吧?

    川岛老师无法安放的魅力!

    “咳。”

    悠马把鞋放在地上,拍了下,“那个,你们还不换衣服吗?我看外面那些学生已经快做完热身活动了。”

    降谷零太感谢他了。

    趁悠马教官吸引老师的注意,他两三下换好裤子,把自己的警校生制服放进衣柜,降谷零跟两位老师打了声招呼,立刻离开了刑场一般的更衣室。

    真刺激。

    他甚至没热身,背后就已经出了汗。

    篮球比赛从十点比到了十二点,虽然学校用的是国际篮球比赛的规则,比赛时间只有40分钟,但ab两班比分胶着不下,又进行了很长时间的加时赛。

    最后a班终于以两分优势获得了这次篮球赛的胜利。

    所有人都拼尽全力。

    汗水顺着他们年轻的脸庞滚落,胜利的喜悦伴随着巨大的满足感填充身体。

    “啊啊啊啊啊啊啊赢了!a班!a班!!”

    胜利者的嘶吼点燃了气氛。

    而另一边,b班球员垂头丧气。不可否认这是一场很好的比赛,只差一点,赢的人就是他们了,只差一点点。

    “下次一定赢你们!”

    有人气不过放狠话。

    伊达航:“好,随时等你们来挑战。”

    警校五人组只有伊达航和降谷零上场。

    金发黑皮男生也是一身的汗,他穿着白色的打底短袖,外面是是一件黑白球衣背心,正撩起球衣衣摆擦脸上的汗。

    “zer!”

    诸伏景光冲上去跟他对拳。

    松田和萩原也拿了运动饮料和毛巾,递给两人,“辛苦了,打得真好!zer最后的投篮帅爆了!!!比赛时间就剩最后三秒钟,我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是挺险的,我也没想到能进。”

    降谷零打开饮料咕咚咕咚的喝水,松田和萩原又去跟班长话,他站在诸伏景光身边,视线偏开一点,想找某个人的身影。

    诸伏景光抬遮掩口型,悄悄告诉他,“老师在你身后的休息椅上呦。”

    降谷零:“”

    诸伏景光对好友眨眼,“看来我之前的话,你有好好想过,加油吧,零。”

    “嗯。”

    降谷零点头,眼神坚定了一些。

    他跟老师有一样的经历,他理解老师,心疼老师,喜欢老师,如果有会,他会努力做到最好。

    川岛江崎快累死了。

    他穿着很少会穿运动装,白衣服黑裤子,底下是一双干干净净的白色运动鞋,脖子上戴着个黄色口哨,额发也湿了一点点,表情跟平时是一样的,但看起来就是年轻了好几岁,能完全融入到同龄的学生里去了。

    这时候要是有上级突击检查。

    谁都没办法辨认出川岛江崎的老师身份。

    降谷零看向年轻老师的时候,对方正靠在椅子上目光没有焦距,然后忽然,幽黑的眼瞳移过来,撞进警校生灰蓝色的眼里。

    降谷零这次没有移开目光。

    十分坦然的笑了。

    川岛江崎从他招了招,同时做口型。

    “过来。”

    降谷零跟同伴打招呼,“川岛老师叫我,我过去一下。”

    然后跑到川岛江崎身边,弓着背双撑着膝盖。

    两人又是一个坐一个站的姿势,只是跟更衣室里完全相反。

    “老师叫我有事吗?”

    有事,但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现在更衣室许多学生在使用,而且是那种运动过后浑身臭汗的学生,挤在那么密闭的空间,可想而知气味会多么可怕。

    川岛江崎当然不想进去挤,他打算直接回宿舍洗澡。

    不过衣服和鞋子还在里面。

    年轻老师放空视线,正愁要怎么办,忽然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然后就跟金发黑皮的视线撞到一块儿了。

    他也没多想。

    毕竟换了衣服出来,这群还没受过社会毒打、喜形于色的学生们目光一直往他身上扫。

    川岛江崎还以为降谷零也是一样。

    “我想直接回宿舍了。”他。

    谁能拒绝喜欢的人在

    拥挤的人群里恰好选中你,并对你他很累了,想直接回去休息?

    别人不清楚,但降谷零完全没办法不啊。

    他可是a班成绩第一的狠人,瞬间分析出老师这句话的用意,然后从善如流。

    “好,老师去吧,一会儿我帮你把衣服和鞋带回去。”

    川岛江崎很满意他的回答,于是不痛不痒的夸奖了一下。

    “最后一球打的很好。我给你留门。”

    完起身走了。

    今天没有课程,比完赛后的时间都可以自由支配,警校五人组计划一会儿去外面吃饭庆祝,让伊达航和降谷零赶紧回去洗澡换衣服,他们也得换一身便服。

    另外三个人先回去了,伊达航和降谷零去更衣室。

    里面味道不太好闻,他们准备拿完衣服就走。伊达航见降谷零拿出自己的,又走到最里面的衣柜,出来时,胳膊上除了自己的衣服,还有一套黑色西服和洁白的衬衣,里拎着皮鞋。

    “川岛老师的?”伊达航问。

    降谷零点头,老师衣服上还残留着淡淡的木质调冷香。

    不过跟他的衣服混和在一起后,这些恍若高山雪顶的香味很快会被他的汗水玷污。

    “回去吧,肚子饿死了。”

    “嗯,到时候问问他们中午想吃什么,我要投烤肉一票。”

    伊达航宿舍在靠近楼梯口的第一间,他进去后,降谷零来到川岛江崎门口。

    黑皮警校生握住门把,老师果然没有反锁门。

    淅淅沥沥的淋浴声从浴室传来。

    降谷零把鞋放进鞋柜,衣服放在鞋柜上,动作很轻。

    三花猫喵喵叫着靠近,蹭警校生的腿。

    降谷零蹲下来撸了两把猫,用气音,“我身上脏,一会儿主人该嫌弃你了,乖一点。”

    “喵喵!”三花觉得舒服,躺的四仰八叉还想继续被顺毛。

    这时,浴室的水声突然停下。

    黑皮男生今天受到的刺激已经够多,不敢再跟刚洗完澡,不知道有没有乖乖穿好衣服的老师撞上,推了推三花,轻轻脚溜出去,还不忘记把门关上。

    -

    几天后。

    川岛江崎带来财去复查,医生关节炎控制的很好,日常生活完全不必担心了。

    川岛江崎松了口气。

    天知道,他自己受伤的时候都没这么关心过身体,还制定计划一点不打折扣的完美执行!

    有时候真会怀疑当初为什么会被这三只老猫蛊惑!

    明明一个个都不是年轻可爱的猫咪了,浑身脏兮兮,拽的二五八万似得,蹲在花坛上晒太阳都不带搭理人的,他是受虐狂吗?竟然被这种态度瞬间吸引。

    川岛江崎开车回去的路上,接到目暮警官的电话。

    不知是不是上次警察厅本部档案被窃的后遗症,最近一段时间警察厅诸事不顺,目暮警官下的刑警毛利五郎的妻子——妃英理律师,被一个犯罪分子劫持。

    毛利五郎为了保住妃英理的命,开枪击中了她的腿。

    川岛江崎能理解他的做法。

    没有哪一个劫匪会带着受伤的人质逃跑,尤其是腿部受伤的人质,这会严重拖慢他的逃跑速度。

    劫匪理所当然的丢下妃英理,最后被成功逮捕。

    之后,在面对家人生命安危受到威胁,女儿的不理解,夫妻关系受到的打击,以及警视厅的责任追究下,毛利五郎选择辞去刑警这一职位,开个侦探事务所。

    “哎,可惜了。”

    目暮警官在电话里唉声叹气,不舍得放走这个好苗子,“毛利老弟当初在警校,也是个优秀毕业生呢,听第一次试射

    就得到满分,20发子弹全部命中,柔道也非常厉害。”

    川岛江崎跟这个人不熟。

    “所以?”

    “哎呀,我们想给他办个欢送会,他问你愿不愿意来,毕竟他也没认识几个公安警察嘛,你来了有面子。”

    系统捂着嘴不敢话。

    那可是毛利五郎,川岛江崎要是去了,不定会碰到十岁的毛利兰,工藤新一作为她的青梅竹马,可能也会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系统在心里狂喜。

    他什么!他什么!什么叫慧眼识英雄啊!就算宿主不愿意做任务又怎么样,体质在这里,接触人气角色的会像天上落馅饼一样,主动往他头上砸!

    系统憋住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生怕川岛江崎从他的态度,推断出这场欢送会可能会有人气角色在,然后故意拒绝毛利五郎的邀请。

    川岛江崎考虑了两秒,他来到这个世界好像都在接触警校生,很久没接触职场成年人了。

    社交也是一种能力。

    他可以讨厌,但不能不会。

    “好。时间和地点一会儿发我上。”

    毛利五郎的欢送会在米花町一个酒店里举办,听目暮警官曾帮助过酒店老板找到女儿,所以老板给了他一张五折打折卡,算下来比酒店价格还划算呢!

    酒宴厅不大,只请了两桌人,几乎全是刑事课的同事。

    川岛江崎来的有点迟了。

    他披着蓝黑的夜色走进宴厅门口,听见里面有孩子的声音。

    “兰!那是我借来的福尔摩斯探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