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第19章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外守一对“外守有里”这个名字有反应。

    他抱住女孩的更紧了,“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杀你吗?因为你是有里的好朋友,跟着你一定能找到有里。看,有里睡的多沉啊,今天下午四点半是她的生日,我要和有里一起开心的踏上旅程。”

    诸伏景光趁他情绪波动,扑上去抢夺引爆器。

    “班长!带人质先走!”

    伊达航趁乱抱住被药物迷倒的祖作好,往楼下冲。

    诸伏景光和外守一撕扯起来,两个人都抓着引爆器,一个想按下按钮,另一个却死命的拦住不让他引爆。

    “为什么要阻拦我!”

    “你以为我愿意吗?”

    诸伏景光对外守一直有恨意,有里的死是意外,他父亲作为老师,已经尽全力做了老师应该做的一切,而外守一却粗暴的将有里的死全部推到父亲身上。

    外守一亲破坏了他的家。

    让他和哥哥变成孤儿,被不同的亲戚收养,从此兄弟俩一个在长野,一个在东京,温馨的家五零四散。

    外守一终于抢到东西。

    “哈哈哈哈,你们抢走有里也没用,我布置了足够炸飞整条街的炸药!”

    完,他按下按钮,满怀期待的等待着巨响。

    一秒,两秒。

    半分钟过去了,外守一来回查看中的装置,啪嗒啪嗒按了好几次,“怎么会怎么会没炸”

    “松田真是可靠啊,”诸伏景光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撑着身后的榻榻米喘息,“对了,刚刚我想起有关有里的一件事。”

    外守一抓住他衣领,“什么?”

    诸伏景光虽然憎恨他,但到底是本性善良的人,没有亲自动报复的想法,只打算把他押送警察局让法院审判罪行。

    诸伏景光拨开他的。

    “有里,她跟爸爸吵架了,以后再也不想回家,/52gg,d/”看外守一瞬间失去所有力气,猫猫眼警校生又补充,“但是她后来又,等春游回家,要跟爸爸好好道歉。”

    外守一:“”

    伊达航和其他几人这时也冲了上来。

    将犯人捆住双押送下楼。

    下楼的时候,外守一他在二楼布置了下午四点半的定时炸弹,降谷零看了眼时间,距离爆炸时间还有三个半时,就打电话给警视厅警备部动队处理班,让他们来处理。

    不管是搜查一课还是处理班,都来得很快。

    目暮警官看见人群外某个穿着居家服的黑发青年,叫毛利五郎先把犯人押上警车。

    “毛利老弟,等我一会儿。”

    毛利五郎敬礼答应,“是!”

    等毛利五郎把人押上车,透过车窗,看见目暮警官跑去找上次解决杯户町连环杀人犯的公安警察话。

    听那个人还在休假,嘶——

    怎么感觉他是那种腥风血雨的体质?休假这段时间都碰上三四起案子了吧?

    毛利默默给川岛江崎打上“死神眷顾”的标签。

    不过话回来,这家伙真受欢迎啊。

    青年身边围着好几个年轻帅气的学生,还有跑去寒暄的目暮警官,没多久,拆完炸弹的爆处班班长也一副想过去凑热闹的模样。

    “老师,菜菜,教教。”

    川岛冷着脸把松田阵平凑过来的毛茸茸脑袋推走,“上课自然会教。”

    “还想跟老师学‘技巧’”

    川岛江崎被松田缠得不行,眼神已经渐渐转变成死鱼眼了,金发学生看着憋笑,被川岛狠瞪了眼。

    仗着没人

    敢偷看他,川岛江崎给降谷零发消息。

    他低头打字的时候,气氛古怪,几个人心思各异。

    松田生气,觉得老师跟他话还能分心跟人发消息,这明什么?明他帮老师养了大半个月的猫,竟然一点地位都没有!

    诸伏景光也在想,原来川岛老师也会这么情绪外露的跟人聊天啊。

    川岛江崎按下发送键。

    “滴滴——”

    降谷零的响了两声。

    众人或震惊、或不可置信、或打趣、或平常的看向降谷零的上衣口袋。

    降谷零哭笑不得。

    装作正常的打开,看见川岛江崎发来的消息。

    老师:“快把松田弄走!”

    降谷零回:“他现在正在兴头上,我大概也搞不定啊。”

    川岛点开信息,面部表情注视着金发黑皮,用眼神表达他对降谷零的浓浓失望之情。

    松田阵平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黑眸幽幽的盯着川岛江崎:“老师,跟zer有什么话是不能让我们听的吗?明明就在对面,为什么多此一举?”

    川岛:“”

    等他被迫签下数条不平等条约,好不容易打发走松田、应付完来寒暄的目暮警官,爆处班的人又跑过来问洗衣店一楼的炸弹是谁拆的。

    川岛感觉自己的耐心已经到达极限了。

    “我检查过了,”爆处班班长搓搓,不知道是想来讨教还是来拉人,“拆弹的法很利落啊。”

    川岛江崎记得爆处班伤亡率很高,队员又对心理素质、身体素质以及能力的要求都很高,所以一直是处于缺人的状态。

    但是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又不是他拆的。

    “松田。”

    得到老师点头,已经十分满足的卷毛狗探头,“老师?”

    “这位找你。”

    后面的事川岛江崎就不知道了,因为他趁回到车上,把五个学生丢下直接开车回去了。

    笑话,他可是看在失踪女孩的面子上,才愿意载他们一程。

    现在人都救出来,事情都解决了,这五个警校生不会以为他会乖乖在车上等着,当他们的司吧?

    系统斜眼瞥他,“我怎么觉得”

    话还没完,川岛江崎直接打断他的话,“闭嘴,多一句你也一起死。”

    川岛江崎很想躲避。

    但事实证明,躲避是没有用的。

    当天晚上整层楼的学生都知道,川岛老师一直在要爆发的边缘,清冷的声音隐隐有种杀意。

    “哈?很简单吧,这个明显就要拆掉这里啊。”

    “再给你们一次会,给我重新选择。”

    “先分析炸弹的类型,在保证安全的基础上,追求时间。”

    “”

    第二天,整个a班都挂着两个超大的黑眼圈。

    鬼冢教官吓了一跳,还以为昨晚发生了什么,搞得一个班的学生都没办法休息。

    其中黑眼圈最大的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反而一副精神十足的模样。

    他们已经答应毕业之后就去处理班,又从老师那里如饥似渴的吸收了那么多知识,现在简直不要太兴奋!

    要不是老师已经困的坐着都能睡着,松田甚至还不想放过他。谁让老师偷偷和zer聊天被抓包,连“不平等条约”都没听清楚,就点头答应了。

    川岛如果知道松田阵平的想法,一定会郑重声明。

    是被你烦的!

    自带一股优雅贵公子气息,其实超会讨女孩子欢心的萩原研二摩挲下巴,“把老师搬到床上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

    虽然有点冒犯,但是以那种头侧着搭在茶几上睡着的姿势,醒过来大概会疼的想死。

    松田回想了下被他俩抬到柔软的床上,在猫咪堆里睡得横七竖八的青年,摆摆。

    “没问题啦没问题。”

    “今天老师没有课,可以一觉睡到自然醒。”

    -

    半个月后。

    川岛江崎的教学生活渐渐恢复到正轨,除了胸口的伤还没有完全养好,其他都跟以前一模一样了。

    虽然有时候,青年也会想起天台的夜晚,想起那个十分张扬、举着重狙的黑色身影,然后默默在心里巩固一下仇恨值。

    川岛江崎还没有忘记他的跳槽计划。

    在他看来,自己迟早是要走人去做坏蛋的,届时就是他找琴酒报仇雪恨的时候,希望那家伙努力一点,别提前被人摘了脑袋。

    樱花花期已经过了。

    郁郁葱葱的林荫代替云兴霞蔚的粉色樱花,成为警察学校的主流色。

    这天,鬼冢教官好像有点心神不宁。

    连课都不拖了,下了课收拾好东西,就到停车场的马路张望。

    川岛江崎正在操场教拆弹课,教具是空包炸弹,就算拆错了也不会爆炸,只会冒刺鼻的黑烟。

    “唔,好臭。”

    女学生扇了扇空气,好在室外有风,黑色臭气不一会儿就被卷走了。

    “堀春你能不能心点啊,如果是真的炸弹,已经爆炸了好几次了吧。”

    自从打完报告,就处处不顺心的堀春看了她一眼。

    “反正我们有又没被其他部门挑选中,毕业后还不是得从警察署警员做起。”

    满井良子超不服气的。

    “警员怎么了,警员遇到危险不还是要挺身而出,保护民众生命安全吗?”

    “再了,没被选中还不是自己能力不行。”

    堀春可不会这样觉得。

    他明明不比任何人差,松田和萩原不过是被川岛江崎开课教了而已,蛇鼠一窝,背地里指不定收了多少好处。

    “好啦好啦,没必要跟他吵,老师只教一遍,为了他漏听就太亏了。”

    古谷隼出来打圆场。

    因为他之前跟堀春关系比较好,满井良子还以为他会帮对方,没想到这家伙算了句人话。

    “你得对,听课吧。”

    川岛江崎当然不知道,他这个没有半点老师样子的人,竟然也会收到学生发自内心的维护。

    不理会资质差一点的学生能不能跟上,川岛江崎前半节课填鸭式的塞知识点,照例留了后半节课让大家自由练习。

    他想去看看鬼冢八藏在那里做什么,结果离开操场没几步,就濑口千鹤老师堵住去路。

    “那个川岛老师,可不可以借一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