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第18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川岛江崎像个帮派老大,把任务下放下去。

    降谷零他们一看事关诸伏父母被杀案,二话没,有空就去附近调查,第二天中午就查到了三个嫌疑人。

    “老师。”几人站在门外。

    “进来吧。”

    川岛一看又熬夜打游戏了,眼下黑黑的,打开门,让他们进来开会,顺便交换收集到的信息。

    六人围着茶几席地而坐,收拾出来的桌上放着三张照片,分别是0年前赢得乒乓球赛冠军,所以在肩膀上纹了奖杯图案的入江角夫。

    20年前在上臂纹了面对面的观音像纹身,继承了伯父洗衣店的外守一。

    第三个是摩托店店员物部周三,5年前在脖子上纹了蝎子图案,看起来很像高脚杯。

    “这三个好像都不完全符合诸伏记忆中的样子啊。”

    松田阵平抓了抓卷发,将三张照片翻来覆去的看。

    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

    奖杯纹身虽然很像高脚杯,位置也跟诸伏景光的一样在臂上,但是对方纹身的时间是在十年前,而长野夫妇被杀案发生在十五年前,根本不可能犯案。

    第二个和第三个,时间虽然能对上,但一个是观音像,怎么看也不像高脚杯,另一个位置在脖子上,跟诸伏景光的有出入。

    “会不会其实那个凶根本就不在这三人中。”

    诸伏勉强勾起嘴角笑了笑。

    “毕竟事情发生在长野县,我是后来被亲戚收养才到东京的,嫌疑人不会那么巧合的出现在我身边吧。”

    降谷零抵着下巴,“遇上跟时候长相差不多的女孩是巧合,/52gg,d/周围人中有高脚杯纹身也是巧合,女孩莫名失踪又是巧合,太多巧合撞在一起,某种意义上就是必然了。”

    萩原研二把话头甩给一直没发言的青年。

    “川岛老师,您有什么看法?”

    众人齐刷刷的抬眼看过去。

    他们五人讨论的激烈,那边,穿着宽松居家服的老师盘腿坐在地毯上玩,来财往他怀里拱。

    被养的很好的银渐层毛色油亮,体格已经往健壮的方向飞奔了,它爪子勾着川岛江崎的衣服往里面钻,最后从宽松的衣领探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

    脑壳上顶着自家主人的白皙的下巴,脖子被衣领囚住动弹不得,被五人齐刷刷一盯,来财就忍不住扭动起来。

    “喵喵喵”

    猫毛蹭着胸口特别痒。

    川岛江崎放下,莹润修长的指隔着衣服逮住它,抬眼望向猫眼男生。

    “刚刚突然想起来,r诸伏,你昨天过惨案发生时,你正在沙发上看电视对吧?”

    “对”诸伏景光不知道老师为什么改口叫他“诸伏”,感觉一下子生疏好多。

    “这就奇怪了,”作为不久前才入超软沙发的人,川岛江崎发现问题,“壁橱是日式装修才会有的吧?如果你家是日式装修,怎么会有沙发呢?”

    风格太奇怪了。

    日式装修应该配榻榻米才对。

    诸伏景光像是被点通了一般,浑身一震,“其实事情发生后我患上了失忆症和失语症,遇上zer才慢慢好起来,哥哥也我记忆发生错乱,家里根本就没有壁橱。”

    伊达航:“会不会是衣柜?”

    降谷零想起了什么,悄悄往老师的方向看了眼,“如果是衣柜的话就得/52gg,d/通了,即使没有推拉门,透过衣柜上的镂空还是可以看见凶的动向。”

    “喂!你们快来看!把这里和这里遮住——”

    松田阵平招呼大家

    川岛也想看看他发现了什么,鸦黑的眼瞳眺望过去,发现松田一遮住观音像上面,一遮住观音像下面。

    这么一来,中间脸的部分刚好拼成了一个高脚杯形状!

    “这是外守大叔的纹身。”

    “时间也能对上!”

    几人下意识就想冲出去,但他们身后的老师摇了摇里的车钥匙。

    “这种时候还是开车比较快吧?”

    学生们太急迫了,搞得川岛江崎连换衣服的时间都没有,他这个出门必须正装的轻微强迫症,竟然穿着皱巴巴还沾满猫毛的居家服就出门了。

    年轻老师的身体被柔软布料包裹,失去了往日的疏离和锋利。

    衣物线条软乎乎的,坐在精英感极强,还带着禁欲冷香的驾驶座里,有种强烈的反差感。

    川岛懒洋洋的打了个哈切。

    挂档点火,宽松的衣袖滑到臂,接着用一张精神不振的脸飙驰十分钟,把他们送到目的地。

    外守洗衣店内并没有人。

    一楼只放着十几台自助洗衣,每台洗衣滚筒内都伸出数十条黑黑的线,这些把所有洗衣都连起来了。

    “这是什么?”

    降谷零弯下腰想碰。

    松田阵平一把拦住他,“别碰,是炸弹!”

    他指交叉放松关节,嘴角带着疯狂的情绪,“这里交给我吧,拆掉主就行。”

    伊达航点头:“那零和萩原去疏散附近的居民,我和诸伏去楼上找外守大叔。”

    他们分工合作,川岛不想待在车里把命交给卷毛狗,就跟在松田阵平身后看他拆弹。

    青年瞄了一眼,是很简单的。

    拆掉就无法引爆了。

    因为这里也没有别的能看的,川岛江崎多注意了一会儿松田的动作,然后他憋了又憋,实在忍不住跟卷毛蹲到一处。

    两人同样黑色蓬松的头发靠的很近。

    松田:“?!”

    川岛没有插的意思,语气听不出情绪,“你子会不会太老实啊,拆弹前要不要先跟它打声招呼道个歉?”

    松田听不懂:“啊??!”

    “这种简单的炸弹我三秒钟就能拆完,从这里一卸,不就分离了吗?”

    “tnt跟其他炸药不同,它是顿感炸药,没有内的敏感炸药提供高温和爆轰波,碰撞、摩擦以及非密闭环境内的明火几乎不会让它爆炸。拆弹不仅要精度,也要速度,如果炸弹犯只给你三秒钟的时间,就你那磨磨蹭蹭的样子早就死了。”

    松田:“???!”

    他的拆弹法可是正规学来的,川岛老师离经叛道的行为,才是把命拴在裤腰带上吧?

    不过,老师的方式确实有点香欸,如果能再教他一点课本上没有的技术就更好了!

    松田这边处理完炸弹,前往二楼的伊达航和诸伏景光也找到了外守一。

    五十几岁的中年男人盘腿坐在空旷的房间角落,怀里躺着前天失踪的祖作好,目光呆滞,嘴里叽里咕噜念叨什么,里还紧紧握着一个按钮。

    诸伏景光现在什么都想起来了。

    “外守有里,你是有里的父亲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