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第10章 第十章
    第十章

    “醒醒。”

    “兔崽子睡这么死?”

    川岛江崎感觉自己才睡了半时,就有人跑来拧他的脸。

    一会儿捏鼻子一会儿拨弄睫毛,烦人的噪音一刻不歇的在耳边回旋,气得他眼睛还没睁,右摸到那人的衣领把人扯过来,左掐住他脖子。

    “你再烦我?”话时甚至还闭着眼。

    時田一朗被拽的一趔趄,膝盖“咚”的磕在地上,脸一下靠的很近。

    疼痛和喉管被掐住的窒息已经进不去大脑了,時田一朗举着两只做出投降的姿势,高挺的鼻子差点撞在他下巴上。

    “”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看着与自己视线平行的润薄嘴唇,挪开眼嘀咕。

    “这要亲上了可不能怪我。”

    外面敲门的声音渐起,“川岛先生睡醒了吗?”

    時田一朗也莫名烦得很,握住青年的逼他松开自己衣领和脖子,喉咙处还有被掐出红痕,他扭头冲外面大声吼,“急什么,出去等着!”

    这里到底是公安一课还是保姆课啊?!

    一个个的,操心都操不过来!

    時田一朗一拽被子,又要睡过去的青年直接从长沙发滚到地上,他这下终于清醒了,眯着眼抬头看胡子拉碴的头头。

    “?”

    “你还‘?’,看看几点了!”

    确实,窗外已然天光大亮,川岛江崎搞不懂睡觉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他爬起来熟门熟路的找洗漱用具,端着牙刷杯,把時田一朗的毛巾搭在头上,一脸郁丧的去外面的卫生间洗漱。

    五分钟后。

    内山秀明看着额前发丝还有些许潮气的青年,“川岛先生。”

    “嗯,”川岛江崎应了声。

    两人乘坐电梯来到楼下的警护课办公区。

    来往的警察脚步匆匆,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硕大的黑眼圈,看起来一整夜都没怎么休息过。

    “发生了什么事?”

    内山秀明也是不久前才接到通知,“昨晚巡逻队发现了几个窃听装置,敌人可能已经知道五代仪议员出发的时间、路线,以及巡逻队的部署,所以上寺课长连夜更改了计划。”

    警护课的锅跟他没什么关系。

    草草吃过东西,川岛江崎背着狙击枪坐上内山秀明的车,前往昨天看好的旋转餐厅。

    在下车抵达餐厅的路上。

    系统突然跳出来播报:“由于角色川岛江崎,在第次论坛人气投票比赛中获得9名,共计3票,没有完成人气值前三的任务,其随惩罚为——”

    “[百分百平地摔],体验次数一次,即刻生效。”

    川岛江崎本来走的好好的,左脚忽然不听使唤,整个人扑倒下去。

    内山秀明大惊!

    “川岛先生,你没事吧?”他赶紧回头把对方扶起来。

    在内山秀明心里,川岛江崎虽然比他四岁,却已经和“可靠”两个字划等号了,是那种跟在他身后,看着他不算健壮的背影,就能感觉到安心的存在。

    但是他安心的靠山,竟然在平坦的马路上马失前蹄哦不,绝不是因为川岛先生走路不看路!

    内山秀明又开始瞎想。

    出师不利,该不会是不祥预兆之类的吧?

    川岛江崎哪知道内山秀明在想些什么离谱的东西,他的脸色很臭,不过认为在这里摔倒总比出任务时摔到好。

    “可以。”川岛江崎在脑海里对系统。

    系统咬着指眼泪汪汪,“我都了人气值不到前三就会有随惩罚呀。”

    “不是一个月一次?上次惩罚离一个月还有五天。”

    系统又道,“因为投票截止日期会避开节日和大型考试,五天后正好是一场全国范围的考试,就提前截止了。”

    青年拧起眉,怀疑系统是故意挖坑给他跳。

    只要他一天不答应提升什么人气,他跟系统之间就始终存在着某种敌对关系。

    系统需要随惩罚让他服软。

    “为什么不早。”川岛江崎没对系统抱有期待,自然不会失望,他只是想试试能不能从对方口中掏出一点信息。

    系统果然没察觉青年的用意。

    “我也忘记了宝,这不是要跟黑衣组织对线了嘛,我有点激动,其实我还挺喜欢gn来着。”

    川岛江崎没信不信,也不再搭理他。

    “川岛先生,”内山秀明犹豫的指了指他,“背流血了”

    青年低头看了眼,发现刚刚摔倒的时候,右背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伤了,两三厘米长的口子,不深,溢出了点血。

    川岛江崎把抬到唇边。

    湿红柔软的舌尖吐出,勾走那点血珠。

    内山秀明呆呆的看着他:“”

    “发什么呆?”川岛江崎挑眉。

    “走了。”

    -

    两人一起进入旋转餐厅,十分钟后,出来的只有内山秀明一个人。

    狙击位最不能少的就是耐心。

    川岛江崎架好枪就趴在天台上,以目光逡巡附近建筑。要不是四个可能性最大的点位分别在不同方向,他甚至连一秒都不想错眼。

    时间流逝。

    天渐渐黑沉下来,静谧的蓝黑色笼罩着天地万物。

    酒宴于晚上六点正式开始,五代仪议员五点就穿戴整齐,坐上警护队检查了好几遍的豪车,在一众精英的保护下驶向目的地。

    酒店金碧辉煌,灯辉交映。

    富豪、商人、政客,不拘于什么身份地位,从下车起,便投入到人脉经营中,毕竟他们都知道,能来这场宴会的人都值得结交。

    等到五点半,一辆黑色英菲尼迪进入视野。

    川岛江崎提前了解过五代仪议员的几辆座驾,英菲尼迪刚一出现,他就凝神静气,进入完全戒备状态。

    “议员,您的到来真是让这场宴会蓬荜生辉啊。”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走近,亲为五代仪议员开车门。

    “哪里哪里,柴尾会长你笑了。”

    五代仪议员下车,跟中年男人寒暄起来。

    “好会!”

    基安蒂看着五代仪议员快要谢顶的光洁后脑勺,纹了红色刺青的眼睛眯了眯,她的狙击技术虽然没有gn厉害,但在组织中也算很不错了,暗杀一个臭老头绰绰有余。

    哼,找这么多警察暗中保护,巡逻队一刻不停的巡查又怎么样。

    击毙你的子弹可是来自六百码外的地方!

    基安蒂享受着瞄准的快、感,就在她即将要扣下扳的时候,一枚62毫米的子弹从两点钟方向线射来,刚好打在基安蒂瞄准镜与枪身衔接处。

    “砰!”被子弹击中的位置溅出火星。

    瞄准镜碎裂,子弹擦着基安蒂的耳朵斜飞出去。

    如果不是挡的那一下,现在被打穿的应该是她太阳穴!

    “怎么了?”

    耳里传来琴酒低沉的声音。

    基安蒂抱着枪滚到掩体后面,借由越来越暗的天色隐藏身体,“gn,他们安排了狙击,实力很强,我还没开枪就被发现了。”

    “位置?”

    “看子弹方向,应该在西偏南30度左右,距离不确定。”

    银发男人藏在帽檐下墨绿色的眼眸眯起,冷笑一声,带

    着嗜杀的凶恶意味。

    “缠住他。基安蒂,别让他有会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