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第7章 第七章
    第七章

    春夏就是雨水很多。

    明明早上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在校长办公室聊了天,出来时天已经阴了。阵雨来的又快又急,柔软的樱花被打落进泥泞中,不过也驱散了连日燥热的天气,清新湿润的空气在肺腔转一圈,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川岛江崎站在办公楼门口,见外面的雨幕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周围也没有伞,就想在门口旁边放着的木长椅上坐一会儿,等雨稍微一点了再走。

    正这时,一道身影穿过雨幕,缓缓靠近。

    川岛江崎眼微眯,绝佳的视力不仅看清来的人是黑皮学生,还看见他脸上有受伤的痕迹。

    昨晚才被人举报的青年老师,忍不住用恶意揣测他。

    “总不会又是来打报告的吧?”

    川岛江崎没有多管闲的打算,收回视线准备去坐。

    结果浑身湿淋淋的金发黑皮男生,先开口叫了他,“老师。”

    “嗯?”

    川岛江崎挑眉,淡漠冷清的眼眸直视他,“有什么事?”

    降谷零已经走到檐下,跟穿着昂贵西装,衣冠楚楚的矜贵老师不同,他现在就像一条浑身湿透的金毛。警校生淡蓝色的短袖衬衫不知从哪蹭了些黑色污渍,湿淋淋贴在身上。头发搭在额前还滴着水,嘴角有一块乌青渗血的淤伤,肘处也有擦伤。

    听见老师没有半点感情波澜的语气,黑皮男生突然觉得难受。

    比听老师被人举报、比给老师发消息,发现自己已经被拉进黑名单时还要难受。

    也许是发现自己在老师心里也没那么重要吧。

    男生脑袋站在距离青年两米远的位置,任由身上的雨水在脚底汇聚成一汪水痕。

    胸口闷闷的,声音也闷闷的,降谷零听见自己问:“老师,我还有会从黑名单里出来吗?”

    川岛江崎:“”

    就忘了什么,原来是忘了这件事。

    但也不至于一刻都等不了,冒雨也要跑来找他吧,他们的宿舍不是面对面?

    川岛江崎“唔”了一声,拿出,当着降谷零的面,把不久前才拉进去的人统统放出来。

    “这样可以了吗?”

    降谷零没想到川岛江崎这么好话,他以为自己也会被视作举报者的同伙,被老师的怒火平等的波及。

    “你不生气了?”

    川岛江崎开口道,“生气,差点递了辞呈,不过现在心情还行。”

    毕竟刚得知一个意向单位,马上还有会一笔额外收入,他目标明确着呢,哪有功夫为这些事生气。

    再,要是心情不好,他根本不会理降谷零。别淋雨,就算淋刀子跑来,川岛江崎都不会多给一个眼神。

    看黑皮男生狼狈不堪的样子,川岛江崎也懒得等雨停了,他有点怀疑降谷零是不是故意弄成这样来拿捏他的。

    根根纤白的掌伸到男生面前,“给我。”

    降谷零没问为什么,乖乖拿出。

    此时。

    班群里还在疯狂讨论“降谷和堀春打架”的爆炸性新闻,并震惊先动的竟然是班上体术第一的降谷零?!

    他完全不像会主动惹事的人啊。

    难道是昨天堀春开玩笑“肤色差”,让他怀恨在心?

    就在鬼冢教官把堀春叫走询问情况,还让其他人看见降谷零,马上叫他来自己办公室后不久。

    从来不在班群讲话的混血黑皮冒了泡。

    降谷零:“谁能来送伞。”

    诸伏景光气的倒仰:“你跑哪里去了,鬼冢教官很生气,让你去找他,堀春已经去了。”

    降谷零:“?他在教职

    工办公楼。”

    诸伏景光意识到拿zer的不是他本人。

    “川岛老师?”

    “嗯。”

    诸伏景光明悟了,知道降谷零是去办公楼找川岛老师后,他和堀春起争执的逻辑关系就很好梳理出来——

    并非对“肤色差”心怀芥蒂。

    降谷零极有可能怀疑堀春就是举报老师的学生,才独自找去他,可惜两人应该谈的不愉快,最后就变成了动。

    “我马上到。”

    诸伏完,拿上伞就往办公楼赶。

    教职工办公区域在警校最内侧,离学生宿舍隔了一大片操场,平时走都要十几分钟,现在下着雨,诸伏景光足足花了二十分钟才赶到。

    他到时,青年老师正坐在长椅上冲他招。

    “r,这里。”

    诸伏景光听过阵平嫉妒的抱怨,什么“川岛老师一定很喜欢你”、“独有一份的特殊啊”、“你子讨好人是有一套的”云云,但他只是笑笑,从来没当一回事。

    实际上,这还是诸伏第一次听老师叫自己——

    r。

    他真的,只会这么叫他。

    这是连跟老师相处最多的zer都不曾拥有的待遇。

    苍蓝色猫眼男生握着伞把的紧了紧,加快速度过去。

    -

    三人回到宿舍,降谷零刚换完衣服,就被闻讯赶来的鬼冢八藏拎着耳朵提走。

    “教官,耳朵、耳朵要掉了!”

    粗犷的男人把他拎到走廊,屁股后面还跟着刚训完话,满脸是伤的堀春同学,看上去比降谷零嘴角的淤青严重多了。

    对毕竟是全班体术第一的尖子生,堀春吃了大亏!

    “掉了才好,让你好好长长记性!”

    堀春举报川岛江崎玩忽职守的行为,虽然抱有部分私心,但其本身是没什么问题的。鬼冢八藏认为,这件事百分之八十的责任应该归咎于先动的降谷零,另外百分之二十的责任则由语言激怒在先的堀春承担。

    “罚降谷同学打扫一个月浴室,堀春同学清理一星期厕所,你们没有异议吧?”

    两人都摇头。

    “好,每天清理完我都会去检查,别想给我偷工减料!”

    两人齐齐:“是!”

    外面热闹散尽,川岛江崎换上睡衣睡裤往床上一滚,打开查找庞大又神秘的组织消息,没找到。

    这种体量的犯罪组织,自然会有黑客成员,负责把路上的消息删的干干净净。

    川岛江崎没找到也不奇怪。

    又拿自己的警衔权限,登录公安资料库,一目十行翻找有关信息。

    翻了不到三分钟。

    来钱喵喵叫跑过来蹭他肚子。

    川岛有一搭没一搭的撸,没一会儿就把自己撸睡着了。

    他昨晚没休息好,今天又起的太早,困劲儿上来什么黑衣组织,梦想单位的地位都要大打折扣。

    青年躺在深灰色的柔软沙发上,墨黑的眼瞳阖起,面容白净温柔。

    一时间,屋内便只有清浅的呼吸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