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 青春言情 > 穿成名柯五人组老师后 > 第1章 第一章
    穿成警校五人组老师后[柯南]

    ——文/洛沛

    第一章

    夜晚。

    杯户公园外,四十多岁的便利店老板娘正在看昨晚的新闻重播——

    “继上星期在杯户市连续发现三具被侵犯、内脏离奇失踪的男尸后,今日凌晨三点四十分,又有居民在僻静的路发现一具男尸。”

    “经法医检验,该死者死于钝器多次敲打脑部,尸体情况与前三具一致,凶dna比吻合。”

    “警方判断,这很可能是一起针对男性的恶性杀人事件!请各位居民朋友近期尽量避免夜晚独行,不走无人偏僻的路,如需外出可与三五人结伴”

    老板娘很讨厌这些破坏社会安定的犯人,害她晚上都没什么生意了。

    “还挖内脏,模仿开膛杰克的变态吗?真希望警察赶紧把犯人抓捕归案。”

    就在居民们惶恐不安,并对警察给予极大期待时,一道颀长的身影,正在缓慢步入新闻中所的“死亡禁地”。

    此时,正值春末。

    微凉的风拂过杯户公园内的植被,吹得高大的日本柳杉扑簌簌的响。

    路上,昆虫低鸣,飞蛾绕着昏黄的路灯。

    也不知道有多久没维护了,它们发出“兹兹”的电流声,只能照亮脚下三四米的区域。

    男人是突然闯入这片光晕的。

    先被照亮的是一双锃亮的意大利工皮鞋,再往上是黑色笔挺的西裤,白衬衫禁欲似得扣到最顶上,深蓝斜纹的领带和马甲外套相得益彰。

    他大概是完全不关注新闻的优秀上班族,竟然在连环杀人犯还没被逮捕的晚上,独自在公园散步。

    可惜上天并没有眷顾这个衣冠齐楚的青年。

    一道被拉长的影子悄无声息的出现。来人戴着顶鸭舌帽,举起棒球棍,嘴角露出一抹狞笑,朝着青年的后脑狠狠砸下去。

    唰!

    棒球棍砸了个空,力道之大甚至传出了破空声。

    青年后脑仿佛长了眼睛,利落的避开,然后侧身握住鸭舌帽拿棒球棍的,指一拧。

    “啊啊啊——”腕骨脱臼,鸭舌帽发出惨叫,棒球棍砸在地上。

    剧烈的疼痛告诉他,这次盯上的目标是个硬茬子,弄不好得折在这!鸭舌帽用阴鸷的视线凌迟青年隐匿在黑暗中的脸,完好的攥成拳头砸出,想挣开这个人然后逃走。

    可惜对方比他还快!

    提着衣服就是一记利落膝顶。

    鸭舌帽疼的冷汗直冒弯腰欲呕,青年蹙了蹙眉,将他脱臼的反背在身后,无视“断了断了”的惨叫,一脚踹向腿弯,把人摁倒在地上直接铐上铐。

    动作快的鸭舌帽甚至没反应过来。

    等他回神,对方已经掏出准备打电话了。

    “你是警察!?”

    鸭舌帽难以置信。

    他以为是精英上班族才下的!

    因为玩这种没时间健身的文弱禁欲系,风险又又很爽啊。

    而且哭起来求饶的样子特别有感觉。

    “?”川岛江崎有被他目光恶心到。

    停下拨号的,捡起帽子戴在罪犯后脑勺上,隔着布料,慢条斯理按着他的脑袋在地上摩擦,粗粝的路面很快被鲜血染红。

    夜色中,青年的笑容相当虚假。

    “多亏你总是晚上行凶,让我在、假、期、被隔壁单位抓来上了三天夜班,每天步数三万起,正装皮鞋到处钻路就怕你不咬饵。听你短短一星期残忍的杀了四个人,分明很厉害嘛,怎么现在像条死狗?”

    施暴过程如果得不到任何回馈,就会变得很无聊。

    川岛江崎心如止水的揍了他一顿,打完电话得知搜查一课的人还要半个时才能到,更郁闷了。

    他并不是好人。

    上辈子是个只爱钱的坏蛋。

    从黑心大老板里敲诈勒索了不少钱,最大的一笔足足有十亿。

    可惜钱到还没来得及花,川岛江崎就因为看转账没注意红绿灯被泥头车创死,再醒来,莫名到了一个很陌生又隐隐有些熟悉的世界,还绑定了个什么论坛系统?

    这系统大概是沙贝,满口胡言乱语,什么人气值拿不到前三就会有随惩罚,还给他这个坏蛋安排了公安的身份。虽然最近是休假期没什么工作,可他过几天得去警察学校兼职老师了!!

    川岛江崎表示很痛苦。

    他真的没有不惜牺牲生命,也要保家卫国的崇高信念。

    越想越烦。

    川岛决定把系统的话当屁,先走一步看一步,如果能在警校老师期间顺利辞职就更好了。

    “起来。”

    他将满脸是血的犯人叫起来。

    冲杯户公园的门口抬了抬下巴,言简意赅,“走。”

    鸭舌帽浑身上下没有不痛的,脱臼的反铐在背后,每一次碰到都会带来强烈的痛感,但他不敢不听这位暴躁警官的话。

    杯户公园外就有便利店。

    鸭舌帽先进去,感应门自动响起“欢迎光临”

    老板娘用很激动的目光迎接今晚的第二个客人,然后她看着来人满脸擦伤、鼻血横流的造型:“e诊所在对面。”

    伤患没做声,倒是他身后传来一道年轻男性略带沙哑的声音。

    “有女烟吗?”

    青年的声音很好听,加上很少有男生会买带水果香、口味清淡的女烟,除老板娘外,店内另一个正在挑选围裙的金发黑皮顾客也下意识看过去。

    对方大约米,黑色西装剪裁得很得体,不松不紧包裹着一具比例完美的。

    降谷零站在二人侧后方的货架边,只能看见青年凌乱的黑发,和黑发底下冷白色的侧脸,衬衫的衣领扣到最高处,脖颈很矜持的露出半。

    当然,最让降谷零诧异的,还属伤患铐在身后的银色铐。

    便衣警察吗?未免有点太年轻了。

    应该是很厉害的人!

    已经通过国家一级公务员考试,即将入学警察学校的降谷零,暗自观察起眼前的前辈。

    然后,他自以为隐晦的目光被发现了。

    青年付了钱,打开烟盒抽出一根细长的女烟叼在嘴里时,漫不经心睨了他一眼。

    那是一张很俊朗的脸,皮肤冷白,鼻梁高挺,嘴唇润薄。大概是没休息好,眼下有浓厚的黑眼圈,看起来有点丧气。

    似乎判断出降谷零没有威胁,青年收回目光,扭头冲伤患低声了句什么,两人又是一前一后的队形离开便利店。

    “警官,我们要去哪?”

    鸭舌帽实在疼的走不动了,他甚至希望押送的警车开快一点。

    川岛还嫌麻烦呢。

    还有,刚刚在便利店挑选围裙的混血变态还在盯他。

    不太理解,是他屁股翘的直男都侧目了?

    烦。

    川岛江崎懒得看守,寻了个角落里的栏杆,充满恶意的把鸭舌帽脱臼的铐在栏杆上,看他敢怒不敢言。

    然后摸出刚买的打火点烟。

    他刻意避开路灯,烟头随着青年的吐息明暗交错,缠绵的烟气悠悠升空。

    每当路上车经过,车灯都会照亮川岛江崎那张沉静的脸。

    他是抬着臂的姿势,西服袖口边,露出一款宝珀经典正装表。再往

    上,修长的指夹着细细烟身,似中世纪艺术家的精心雕刻。

    偷窥者视力绝佳,甚至在车灯亮起的一瞬间,捕捉到青年骨节分明的中指指根侧面,落了一粒艶红惑人的红痣。

    “啊。”

    降谷零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收回目光,将选中的围裙递给老板娘扫码。

    心里却想着——

    前辈的那双。

    已然称得上艺术品了。